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小时了了


10月是各个大学举行“大学祭”的时节。日文里面的“祭”,完全没有“祭祀”的意思,就是“热闹的盛会”的意思。比如本地是織田信長的故乡,就有他的“祭”,摆很多吃食的店,弄一个花车,车上坐一个古装的替身,当街游行,主要干道的交通一律封闭。
还有每年春天的街道活动,也叫“祭”,樱花开了,有“樱花祭”,茶花开了,有“椿祭”……总之找一个名头大家热闹一下罢了。

近年各处的盛会,多了一种买卖,叫作flea market。不收租金,有些人把自己家里不用的东西,无论新旧,拿到地摊上去卖。己所不用,若正好为人派上用场,可以减少垃圾,节约资源,价钱也是象征性的,根本不以营利为目的。日本是物质泛滥的年代了。店里比较好销的,据调查——是昂贵的名牌东西,或者极端廉价的“百元均一店”。中等价位的生意,非常难做。
这些年的经济不景气,也和这一点有关。家里的东西几乎都是饱和状态,拿自己做例子,也是无欲无求。年轻人呢,或许会对一些新产品感兴趣,老一点的人,够用就不再想着买新的了。

话说aki也去缅怀大学生活,去到附近的大学祭。大学,哪怕国家不同,都有着一种共有的、独特的气氛。也不是书呆子成群,而是一种朝气。
回想我的大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盛产艺术系的色男,与外语系的美女。现在上海很多大学纷纷搬迁至郊外,恐怕我的大学,是在市内比较大的一所了。当时交通大学的理工科男生都往这边挤,可怜他们对于女生的气味都是馋的。后来有交大毕业生当了国家的一把手,他们那个大学都好象高级了很多似的。
去大学,还带了小M,赏给她500块钱零花,希望她不要稀里糊涂,应当有些社会常识了。我对她说:现在你有500块了,可以买任何自己看中的东西。但是不够了,我也不再给你。多下了,你可以收着。小M陡然发了小财,小心翼翼地装进机器猫的小包包里。还叮嘱我替她拿着。因为她在专心看一样物事的时候,手指头会不知不觉地松开。比如她的帽子、手套,这类身外之物,从来没有善终,都是丢掉的。

500块,对于大人来说,可以买一个小锅子,或一双袜子,在很便宜的店里吃一顿最简单的饭。我们来看小M怎样计划。大学祭有很多学生自己鼓捣的食物,五花八门,炸鸡、拉面、越南春卷、中国饺子、印度咖哩、烤肉、还有甜品、饮料。
她看到棉花糖,本想忍着不吃,结果几个卖糖的哥哥姐姐拼命逗她,夸她的帽子好可爱,这个软耳朵,就花了120元买了一团棉花糖。吃完了,手很粘,而且口渴。
她去拉面的摊头,因为她现在识字了,有不要钱的茶可以领取。小女孩是天生懂得装可怜的。她装作害羞,下巴低着,眼睛却抬起来,很有礼貌地讨了一杯茶。人家向她兜售拉面,她说:呆会儿来吃。然后妩媚地一笑。

炸鸡的摊位,香气四溢。大学生们在叫卖,三四块鸡,200块。小M评价说:炸鸡是一种闻着比吃着好的食物。然也。去年她买过,因为学生做来,油温太低,面粉吸满了油,不脆,肉又很小。小M吃过一堑。
然而走过香蕉巧克力的摊头,她不动了。香蕉剥皮,蘸点化掉的巧克力而已,150块。一把香蕉才这个价钱,成本与卖价相差太大了。但是巧克力表面撒了五颜六色的糖粒,令人错觉这根香蕉的美味一定非同寻常。
小M从机器猫的包里摸出零钱,有点像孔乙己去买茴香豆的情形。现在她美美地吃上了。
吃完,她点了一下钱,决定去买一点留得住的东西。她说:食物呢,吃掉了就没了,所以是白吃。

Flea market 对她来说很新鲜。有一个美丽的大学生姐姐,打扮时髦,在出售她的家当。
我记得小时候,非常憧憬大姐姐的高跟鞋、丝袜、丝巾之类。有个堂姐,总是对我说,我这双鞋子以后不穿了就给你。当时很开心,心里一直在等她的脚长大了,穿不下了,送给我,于是我笃笃地拿高跟鞋的后跟敲着地面走路。----现在想来,一点都不稀罕,还不是骗小孩。现在自己挣了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爱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
小M正是这样的年龄,她看大姐姐的模样,断定她的摊头上一定有好东西。果不其然,小M一眼看中了一个毛线娃娃狗。红色,亮亮的眼睛。姐姐说100块,她想了一下,不懂便宜了还是贵了,回头看我的脸色。我说极便宜的。她算了一下,如果花掉100块,就只剩30块,连一杯果汁都喝不上了。想了一会,结果还是买了,但是此时她又看中了边上一个桃红色的小皮包----还是真的兔子毛。
她壮起胆子说:我只有130块,这两样都喜欢呢。
大姐姐却不在乎,说:你真喜欢,就卖给你啦。

红色毛线的狗,是全新的。走出一段后,我对小M说,你看这个商标都还没取下,一定是想要讨好姐姐的傻男生送的。这个姐姐看不上他,连带着狗都一点不喜欢,于是就搁在那里。过了一段时间,偷偷地拿出来处理掉。
小M觉得我的推理很肮脏,说:不要说来说去都是男女交际。
我心里觉得自己实在很有道理,但不想扫她的兴,就闭嘴了。

小M对毛皮的小包包爱不释手。这只包有一根短皮带,可以用来拎在手上。另有一根金色的金属链子,可以挂在肩膀上。她左摆右摆,看哪个拎法比较好看。摆弄了一会,说:机器猫是小孩子玩的,现在我总算有一个体面的包了。----但是呢,这个美丽的包,我为了买它,花掉了所有的钱。买回来之后,我竟然没有钞票放在里头。
我说:对呀。比如一个男人,为了迁就心爱的人,失去了财产和事业。等他终于得到那个女子时,却没有钱可以给她过好日子。
又比如一个女人,等待一个男人,花去大半岁月。有一天他回来,她却没有青春来给他。这个,和你的干瘪的包是一样道理。

后来我们去配合做民意调查,得了免费的糖。aki大度地请她又吃了一点东西。心里想:这个小孩,到手的钱花得一个子儿不剩,长大了恐怕是个散财家。但是呢,她不会出尔反尔地随便借钱,也算有节制的了。怎么样也得去上个东大,出来了做个政客,做国家预算案应该不错。只是天性太善,恐怕做不了这种政治类的工作。
最近的官僚好象又出了一个案子,通过架空的商社,抬高从美国进口的飞机的价钱,不是几万块的问题,而是在后面加个零,几十亿的虚头。
我们这样交税,却到了他们私人的口袋,真是很气愤。
希望小M正直地长大。

7 comments:

somed said...

这么晚才大学祭?
之前去东大的祭,听音乐会,吃零食,热闹的跳舞
还看到一个美女用一根窄窄的带子在肩上斜挂着一台 Nikon F+50mm1.4的镜头
心里一动,觉得这个女孩子美得不行

还一直想去御茶水女子大的祭,据说那里盛产很多美的女孩

aki said...

东大的现在电视里有个女的蛮红的嘛。或许是看的人多心,觉得蛮高傲的样子。
御茶水女子大感觉盛产未来的官太太,或者教育博士等的。

yan said...

小M可爱又“成熟”,小小年纪好像已经懂得不少成人猜不透的道理。
不晓得对我们成年人是不是遗憾呢?也曾经有那样的童年,却越来越思考得复杂

aki said...

我觉得理想的职业,是和小孩子在一起。做个妈妈,或者做个幼儿园老师。只是后者还必须对付小朋友的家长。
到了高年级,就不再那么好玩了。
但是这种参与她的成长的感觉,我非常喜欢。

Anonymous said...

你是心贫穷的人。你的最重要的东西,是自己吧・・・

aki said...

浙江金华的这位老兄的评论没头没脑。
就去查了一下来历。
Domain Name (Unknown)
IP Address 60.191.245.# (Jinhua Laoganbu Activity Center)
ISP CHINANET Zhejiang province network
Location Continent : Asia
Country : China (Facts)
State/Region : Zhejiang
City : Jinhua
Lat/Long : 29.1078, 119.6547 (Map)

Language Chinese (China)
zh-cn
Operating System Microsoft WinXP
Browser Internet Explorer 6.0
Mozilla/4.0 (compatible; MSIE 6.0; Windows NT 5.1; SV1)
Javascript version 1.3
Monitor Resolution : 1024 x 768
Color Depth : 32 bits

Time of Visit Dec 19 2007 12:09:13 pm
Last Page View Dec 19 2007 12:09:13 pm
Visit Length 0 seconds
Page Views 1
Referring URL http://www.baidu.com...pn=10&ver=0&cl=3&f=1
Visit Entry Page http://www.inblogs.n...6_12_01_archive.html
Visit Exit Page http://www.inblogs.n...6_12_01_archive.html
Out Click
Time Zone UTC+8:00
Visitor's Time Dec 19 2007 12:09:13 pm
Visit Number 17,749

Jessica said...

看到“小时了了”自然就想到了后面的四个字,但小M这么可爱,真心希望她有一个很棒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