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7, 2008

笔迹占卜性格

上一篇说到笔迹。
笔迹真的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最小的时候,我写的字曾经很漂亮,以至于妈妈的办公室同事经常传阅,班级里的黑板报都是我一个人抄写的。后来学生中流行底下放一把尺来写字,这样,全篇都很整齐,只是细看每个字,就像下部被生生地割去了一般。流行这种东西真奇怪,当时看着挺好,过后看看怎么会是这么不堪入目。而自己追随这种流行,实在无聊得紧。

再后来,到了高中,注重学习的内容,不再看字了。但是大凡作文写得好的同学,字都不差。为了应试,我们苦练八股文。起承转结。引经据典。最后总结经验教训。不得独出心裁,怕批卷老师正好不对胃口,给个低分。一考定终生。不知道现在的时代是否还是这样。我喜欢这个目的分明的学习时代。

昨夜有梦。在日本说起来,新年后的第一个梦,美称为“初梦”,以下东西是吉利的:
一富士。
二老鹰。
三茄子。
道理是这样的,富士山高高的,表示志在高远。老鹰飞翔,表示力量与气势。茄子不是用来吃的,是取它的音“Na su”,与“成”一样,所以表示马到成功。
aki的初梦很糟糕。

我的大学同学们,早晨去上课。-----我至今不能摆脱学校给我的压力,离开学校十几年,还在梦见。
一般女生都是两个两个要好的,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如厕。我却不喜欢和特定的人走得太近,和她们都好,只不肯什么都共同了,所以内部的反目也就与我无缘。
多年前的那些脸,一瞬间那么清晰。我睡过头了,在找梳子梳头。不得,只好借。看看那一把是Y同学的。这个女子,是某种典型。出去date,看她收拾得水灵灵的,自己桌上、床上一塌糊涂。为人不好,而且丑人多作怪,我们都恶狠狠诅咒她的男友,哪天发现她邋遢的真面目。----结果毕业后,他们还结婚了。我嫌她的梳子脏,不肯借用。
还有一个女孩子,不象学生,像外面的人。穿长裙,背小皮包,长发,打扮时髦,却有说不出的土气。有些像台湾电视里的女孩子。后来真的嫁了台湾人。再后来,同窗会的时候,听说她生了孩子了。据说当时离毕业还有几个月,她拼命隐藏肚子。在我们那个时代,不要说怀孕,哪怕谈恋爱,也是要被开除的。

总之一张张脸,好的人,不好的人,经过时光的过滤,都变得可亲,而令我怀念。
在梦中我却不知是梦,急着去上课。找完梳子,我又找伞。她们都打着伞,我想是下雨了。今天的精读课,在小教学楼,走过去要好几分钟。
怎么也找不到伞。H出去看了一下,对我说:你看天。
天上东一摊西一摊往下掉东西,白花花的。H说:今天天上落的不是雨,是乌鸦粪。

初梦就此告终。久违的闹钟响了。我的口头禅:我低血压,让我缓一下。----我痛恨清晨。痛恨一日之计在于晨。晚上拖得晚些赶点夜工,理论上是一样的呀。

说回写字呢。新年了,我们来看字迹占卜,好知己知彼,去应付新的一年里的百战。
请你在纸上写这几个字:
小 都 里 藥 運 土 左 日

然后我来教你怎么看。
写好了吗?我也写好了。


小:有的人会省去一钩。有一钩的人,比较有责任心,很能坚持到底。(我这一钩写得多认真。能坚持恋爱的持久战,拖到敌人弹尽粮绝,精尽人亡)
都:左右结构。你看左右之间,空挡大不大。左右结构分得比较开的人,有包容力。(一般,正常范围)
里:从上到下,有五笔都是横的比划,你看一下间隔是否均等。均等代表有计划性。(我比较处心积虑)
藥:下部是个“木”字。有的人会把“木”字的横的那一划写得很长,超过字的左边,这种人脑子反应很快。(俺迟钝)
運:走字底的最右边那一甩,长的表示有执着心。短的表示消极。(我是屡败屡战,不肯善罢甘休的一类) 土:有人会把一竖写得很突出,高高地竖在上面。这代表野心,发达欲。(我没有,缩得乌龟般。因为“欲”这个字,左边是深谷,右边是“欠”,造字的老祖宗告诉我们,欲望就是永远感觉亏欠,最后掉进深谷。我顶多有点情欲。发达欲是一点没有的。)
左:有很多人把左边一撇写得很长,就像我一样。这种人,很注重华丽的感觉,爱漂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窃以为,不足为缺点)
日:这个字就很好玩。很多人不封口,左上角、左下角断开。这种人是散财精、败家仔。不怎么会积蓄。(我还好,该花的花,不该花的,就想起爸爸妈妈一直都很节省,心里有些痛,就忍住不花了)

你怎么样?测下来是不是蛮准的?

看字迹我很相信。看相也有些道道。我认为,人的命运,90%是相貌决定的。而家宅的风水,我就不怎么在乎了。住房呢,只要觉得不别扭,心情自然就好,身心都愉快,也就事事告吉。

血型也是很有讲究的。讲起来很长。

看上图比较清楚。箭头表示追求。非常准。aki是大大咧咧的O型,被刻板努力的A型男死追,偏偏爱的又是散漫自我的B型男。AB的双重人格没遇到,不敢说。
O型的人,比如成子一厢情愿嫁了B型丈夫,总是怪他冷淡,对话太少,自说自话。
而O型男和O型女撞到一起,好的时候真是天生一对,什么都很相像,简直像小朋友般快乐。但是互相会争夺主导权,谁都要占上风----真是象我呀,我要知道谁爱我,就会肆无忌惮,爬到他的头顶上去。O型同志,最后大吵,互不相让。如果还爱,必定某一方要让步。-----凭什么我让?叫他让好了。O型女在心里嘀咕。

昨天去了神社,有100块抽一根签的。没敢要。只买了一点酒糟回来,煮了“甘酒”,加生姜末、白糖,白色,不透明。酒精基本是没有的,当茶喝,暖暖的。想起古文里的“浊酒”,不知是否有些相似。那个应该是指未经过滤酒糟的米酒。“浊酒一杯家万里”,这句是好男儿志在四方吧。现代的女儿家,也都离家远远地。

6 comments:

Jessica said...

除了“里”写得不错,其他,没长处了,唉...

杨小过 said...

最下面的几个英文字母写的不错。

aki said...

jessica,写字太有特征,说明这个人本身很有特点。我一直努力写端正而不带明显特征的字。jessica写字很草吗?
杨小过:小过啥血型来着?

Jessica said...

我写字一点都不草,属于看起来很乏味的那种... 最近几年越来越少手写,大概都是打印出来的,写字的时候更没有自信了,很惭愧。

杨小过 said...

偶是传说中的B型。

aki said...

天哪,B型很容易得梅毒。
祖上相传的体质,所以搞得B型独善其身,不喜欢随便和人搞在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