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6, 2008

待雪草


很久很久以前,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我一直认为不是苹果,而是无花果,因为很多图片中,背景的叶子是掌形的。而作为禁果,无花果也比大众的苹果更有神秘的色彩。
人在男欢女爱的时候,是顾不得后果的。于是他们就被赶出了伊甸园。
那一天,就像今日,纷纷扬扬下着雪,天空阴翳而沉重,而地上又不辨方向。

这时候,天使现身来鼓励他们“春天快到了,你们不要绝望”。天使把冰冷的雪花变作一地盛开的待雪草。所以,待雪草的花语就是:希望、安慰、恋之最初的眼神。是1月16日的生日花。
待雪草英文俗称snowdrop,雪滴。学名夹杂着希腊文:Galanthus nivalis,乳,花,雪的时节。
希腊是一个极浪漫的民族,以至于我订阅了一套古代文明的书。对于现代的经济、政治,我毫无兴趣,基本上只看这类漫无边际的读物。我看历史的时候,几几年他们打仗了,几几年颁布什么了,看过即忘。倒是那些复杂的、背后的人物关系,却实在有意思。我喜欢追究某个战争背后,其实是一桩桃色事件,或是因爱情的动力。

待雪草属于彼岸花科。
彼岸花都是球根,代表性的是开在秋天的一种大红色的毒毒的花。不怎么吉利。
而球根植物,有毒的很多。我家的狗,在肠胃不好的时候,会到田埂上去吃一点草。就好像人吃得多了的时候,会想要吃一点素菜。
而他本能地认识各种植物。球根的有毒的,他绝对是避开的。本能真是不可思议。他的狗妈妈估计还没来得及教他,我就领养他了。但他识得。
吃了一点青草之后,他会吐出来,这样,胃就轻松了。
近来他老了,居然平时都会开始吃一点素菜。比如我在吃萝卜沙拉的时候,他坐到脚边来。我说:你又不吃,看啥?
试着给他一根萝卜丝,他居然脆生生地嚼着吃下去,再喂,再吃。
原来狗和人真的很象。老了,吃不动油水了。
最近我在教他吃豆腐、白菜、酱汤之类。我也知道狗粮其实是最好的。但是人也不是如此,我们都知道什么有益有害,却还是以舌头为先。比如香烟。我们都会说:饶了我这一点点嗜好吧。
一生有限,想吃的,还是吃了比较无憾。

其实我没有种这个花,只是常常看见。铃兰比它寻常,也有毒。有毒的往往诱人。比如坏的男人女人。
球根植物的美,在于叶子如葱韭,细细条条,中间抽出一根花茎,靠着球根的养分,花往往开很多,且持久。
Snowdrop开在冬天,可以那么静悄悄地经历好几场雪,美丽依旧。
比起水仙,它更隐忍的感觉。
从寒冬开到初夏,叶子就枯了,地下的球根进入休眠状态。在苏格兰有个说法,新年前能找到这个花,来年是有好运的。

我以前很相信这种花的咒语,现在却少些。因我有些悲观起来,在情人节前后。
我想起很多有名的或是做事业的女人说:爱情与事业不可共存。
而我觉得,对于男人,事业或许是大半个世界,即便老了,有点好药还是可以搏一下的。而女人,在最好的岁月,在还可以很美地赤裸身体的年纪,没有身心的爱,那再得到什么都是不值得的。
一开始,我为了一个人做一件工作。只为了方便着见面,可以共有更多的东西。然而,当工作上了轨道,又不得不忌讳太多私情造成的影响。而把事业建筑在脆弱的男女之爱上面,毕竟是不牢靠的。不如做朋友倒还可以讨价还价。
然后他说以后减少私人的成分比较好。男人对于分手总是留有几分私心的,想给她觉得是为了她好,又想以后隔得久了,又需要还可以再把玩一下。
男人大凡如此。都不是好东西。
但是心里免不得难过。自尊只剩下了一点点,我说:你一定有戒过烟。你决心,明天开始少抽几根,慢慢减少,最后戒掉。这种戒法是永远不会成功的。所以你现在还是抽着Mild seven 10。唯有真的想清楚了,从现在开始,不再沾手,也就戒掉了。男女的事情也是如此。所以也没有什么减少不减少的。不见了就是不见了。公事还是公办。在工作以外,我们就算不认识了。

最近又是很冷。每天散步都是匆匆,大衣手套帽子口罩,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其实很多时候,真的挤一点时间出来,去看看山,或是水,或是植物,心里就会平静许多。
因着自然的美好,哪怕失去一切,至少眼前的风景,只要有心,都是可以看到的。晴朗的日子,天是那么蓝而广阔,教我不必因为爱而变得卑贱。冬天的河水,有种金属般钝钝的光泽,近乎铁灰色,冷冷地流着,逝者如斯夫,那么多高智商的古人,都喜欢看着水思考,我想总是有些道理的。
心里有些尖锐的痛。但我想,上一次,也就那么过去了。慢慢会好的。日子总是要过去的。
也不喜欢因噎废食。我想,没有谁是生命中指定的那个,一段感情结束,开始总是以为自己要死了。后来有了替代,再后来,替代转而为正,我们都需要这种雪里开花的顽强。

7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我覺得禁果是石榴。因為石榴了中東的,是奇怪的,是鮮紅的,是晶瑩的,是滴血的。

aki said...

也许。石榴是很奇怪的果实。
在日本,不能种在家宅旁边,说影响风水。而无花果也是。旧时种在外边的茅房边上。

石榴的味道,说是人肉的味道---这个说法很恐怖。

石榴有大量促进女性荷尔蒙分泌的作用,近年出了很多石榴果汁。

在中国,好象江苏徐州那一带比较盛产,小时候爸爸出差带回来过。
圣经故事很有意思。后人千思万想,寻求一些真相。不知是真的有真相存在,还是庸人自扰。我订阅的历史书,经常有类似的考证问题。----最后多半还是没有答案的。

杨小过 said...

徐州隔壁的枣庄有一片硕大的石榴园,一处典型的旅游景点。
我对石榴有着比较好的回忆:
1、火红的石榴:小时候的一种期待。
2、青石榴:每次都会想起一个女孩子的脚。
呵,惭愧。

aki said...

小过这只猫,是不是America short hair?
还是Russia blue?
真可爱。每次看到都喜欢。

石榴裙是杨贵妃还是哪个美女?

jiajia said...

snowdrop+待雪草,名字都很好听:)

Water Moon said...

我在新疆見過很多石榴,聽說中東IRAN的最好。不過,在我們南方人來說,石榴是中秋的,是嫻靜文雅的,但是中東的卻每人覺得原始和剛烈。
石榴汁很有抗氧化的功效,女子多喝保青春。
是呀,一失戀誰不以為自己會死?結果真正能死去的人畢竟在不多。

Yilise said...

没有谁因为谁而存在,就如地球不会因为少了谁而不再运转。

只是性格使然,就是无法决绝断根。不知道球根花的根如何,是否繁复如丝,缠得深。

‘感觉’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看不见,摸不着。存在就是存在,割不掉,断不了。但,有朝一日不在了,想寻也寻不回。见了那人,就是厌烦。不晓得当初为什么难分难舍。

反正抓在手中的,再牢有一点累了还是会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