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08

涉谷的铜像前


继续点评一封书信的范文。
---------------以下原文---------------
前略 もえ子さん、私はどうすればいいんだ。君の瞳を考えただけでもう眠れなくなってしまう。私は、妻子ある身だが、もえ子さんさえいてくれれば他になにもいらない。君さえよければ、私は妻とわかれてもいいとさえ思っているんだ。仕事をしているときの君は美しい...しかしあの日の夜の君はもっと美しかった。どうか私の心を悩ませないでくれ。ホテルに部屋が取ってある。今度の金曜日、ハチ公前で7時に君を待っている。

熱い思いを君のなかへ...
草々
------------------以下译文-----------------

萌子,俺该咋办哩。只要想到你的眸子,就难以入睡。我虽是个有妻室的人,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愿意,我甚至可以和老婆分手。你在工作的时候,那么美…但是那一夜的你,更加美。请不要让我如此烦恼。我已经在酒店订了房间。这个星期五7点,我在HACHI公前面等你。
让我火热的想念,进入你…
草草
------------------------------------------
看得我怒火中烧。
已婚男人,只能说一个字:哼。
妻子不如小老婆,小老婆不如偷鸡摸狗,偷的,还比不上没偷成。古代的人,概括得真好。这么多年了,男人怎么一点没进化呢。进化,嗯,脸皮的厚度或许有所增加。

写信的这个男人很狡猾。他先把话说清楚: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离婚。
言外之意,是说:我想你不是那么没有爱心的人吧。你应该只需要我的爱就可以了,你很崇高,以至于不在乎名分。我也善良得很,你看我这么痛苦,但是对结发的妻子,因为她很可怜,我宁可忍受着煎熬。
如果这个同事的女孩子很傻很天真,断章取义,真的提出要和他在一起,他会怎么回答呢。
他开始诉说,老婆是个主妇,没有经济能力,或者考虑到孩子们的成长,这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苦楚,让我一个人承担就可以了,谁让我这么爱你呢。但是呢,男人的爱,不止意识领域,还需要靠身体的重合来印证,所以,请你时不时地答应我,帮助我排除欲望。
我也不能买很多礼物给你,因为我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要抚养他们。亲爱的,你很善良,相信你理解。如果我是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你也不会稀罕我是吗。
把我的爱,全部给你。把所有痛苦,都给我。

他约她在涉谷的铜像前见面。简直是玷污了铜像。
这个铜像专门有个老电影《ハチ公物語》。是讲一只白色的秋田犬八公,主人是大学教授和太太。时代应该早一些,因为剧中人物穿着和服,街上男人穿袴。教授是洋派,留着一撇胡子,穿西装去上课,在家也是宽松的和服。像夏目漱石的模样。八公和教授简直有心电感应,甚至一起泡澡。每天一定的时间,它就走去车站迎接主人回来,风雨无阻。街上所有的人都认识它,并且与它打招呼。后来教授去世了,太太一个人无力继续维持一个大宅子,就回到乡下的娘家。这只狗就只能放弃,太太也不是狠心,再三把它托付给友人。但是八公还是遵守着老习惯,每天到了时间就去车站,检票口出来的人都走光了,教授还是不出来,它就那样一直等下去。街上的人,开始是感叹与怜悯,慢慢地有些畏惧它。八公栖身的主人后来也有变故,最后,它沦落为野狗。它老了,脏了。只有好心的“烧鸟屋”,有时给它一点食物。没有主人的狗,是悲伤的。丧家之犬是一个形象的成语。
在一个雪天,它照例去车站,等到最后一班电车都走光了,八公还是在等。第二天,它的身体被覆盖在雪下,八公去了天上,与教授相会。

为了纪念这只狗,涉谷造了一座铜像,现在成为一个约会的地点。好比上海外滩的陈毅像。
写信的男人说预订了房间,已婚男人证明爱情的唯一方式,似乎只有床上。他不敢带她到街上去走,说是为了避免给她带来麻烦。于是他就不用陪她去兜百货店,可以省很多钱。酒店的房间,一般两小时3980日元起,全天差不多5980日元。或许他还会做一张积分卡,每次去,就敲一个图章,在几十次后,他可以得到一件小礼物,他借花献佛送给女人,并说:你看,我们已经这么多次印证了爱情!
这一点小小的花费,骗得一个女人,是很合算的。去洗个暧昧的、有实事的土耳其浴,差不多三万块的样子。要去泡一个酒吧的小姐,就难了,她看不上你,就一直不会给你得手。多种寻求造爱对象的途径里面,谈恋爱是最省钱的。结婚更加省----但往往婚后,明知是免费的,却又兴味索然了。
其实最终目的就是排放一些积压的前列腺液体。写信约情人,必须亲力亲为。花了钱,就可以轻松被动一些。

我在笑这封信,并认为,看了信的女人,如果赴约,那才是傻了。很想跑到涉谷去看看,这个男人是怎样的嘴脸,与自命不凡。但又想起,这只是一篇范文。
也不是否定所有已婚男人,偶尔,或许会有那么一个,年轻时不懂爱情,有了一次失败的婚姻。但我觉得,一个男人真正诚实可取的态度,是在爱上另一个女人以后,不管她是否会答应嫁,如果对原有的婚姻不满意,就应该自己先了断,有了资格去爱别人,才去求婚,这才是尊重。
好比一件衣服,本来也没什么不满意,但看到新的更加好,就把旧的脱下来,这叫见异思迁。如果本来就不合身,那就不该将就了,先脱下,光着膀子去买新的。在爱情上面,我还是推崇这种义无反顾。

一个男人,是否能在性爱上屡屡得逞,决定因素是厚脸皮和甜嘴巴。在性爱上,如果身体的资本不错,那就更齐全了,年轻时有点体力,老了有点技巧,都可以凑和了。财产地位什么的,并不重要。但往往这类男人,事业也能做好的。男性荷尔蒙,关系到雄心壮志、发达欲、情欲、食欲和谢顶。所以出色的男人,样样都具备。

想起一个经典的女人提问:你爱我吗?
你怎么回答?
1。爱的。----老实男人。
接下来恐怕就是“怎么爱、爱多少”的提问了。问到你词穷。你说“海枯石烂”,她还不会满意。
2。为什么问?----心虚的男人,或许并不坚定。
接下来就是吵架了。女人的语言中枢比你发达,你一定输。搞得不好,最后她开始哭,更不用说把她搞到床上去。
3。亲爱的,我这样爱你,难道你还不觉得吗?是我做得不够,让你没有信心,对不起,让我爱你再多些。----这是参考答案。如果我是男人,就这么回答。接下来,该做什么就可以放手去做。

这几天,都在打信件,看到好玩的,再会拿上来分享的。
男人可以前来咨询怎么骗女人。女人不可以来咨询怎么防止受骗----因为,其实女人大都心里明白,只是无法抗拒,而已。我劝导你,反遭怨恨。所以不干。

照片是罂粟花的花蕾。样子奇特,很象狗的睾丸。还是小M说的。

12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第一次见花蕾的睾丸。
以前只见过盛开的花和种子。

aki said...

日语里,这个词叫作“玉”。哈哈哈。真是丑陋的玉。

杨小过 said...

宝贝。

aki said...

实话说,那个部分真没什么好看的。
你们自己又看不到。

sin said...

咨询一下:怎样能把aki骗到手呢?
mister

aki said...

想起我的一句口头禅,我招工时习惯说:来来来,咱先把押金交了~
上了很多当以后,我看押金还是必要的。

7,8片枫叶 said...

请问到押金哪里交?
还有.....麻烦开发票时能开成「书本·教育费」吗?不然回家不太好报销......
---------------------------------
前略 
あきさん、私はどこへ保証金を支払えばいいんだ。君の瞳を考えただけでもう眠れなくなってしまう。 私は、妻子ある身だが、あきさんさえいてくれれば他になにもいらない。君さえよければ、私は妻とわかれてもいいとさえ思っているんだ。 保証金を要求しているときの君は美しい...しかし未来のあの夜の君はきっともっと美しい。どうか私の心を悩ませないでくれ。 保証金の予算が取ってある。今度のコメント、「あなた!待ってました」との返事の君を待っている。

熱い思いを君へ...
草々

aki said...

做了几年的姜太公,终于等到一条鱼。
发票呢,一般来说,应该开“保证金”,但是为了没收这笔费用,所以我开“事务处理费”,到时候不退都可以。嘿嘿。

但我到了谈恋爱就很傻了,经常用不到对方一分钱,每每以空手结束。我很羡慕有手腕的女人:好歹捞了他一笔钱!
据说O型的人金钱观念非常好,适合统筹运算,做老板的料。该花的花,不花的就不花。
----但O型人把恋爱当作生意来做,偶尔给人精明的印象。事实上却没占便宜。

7,8片枫叶,看了windows live,我的电脑有些乱码,断断续续看得出你有三个美女在旁,嗯,恭喜。

7,8片枫叶 said...

三位美女?...女儿,老婆,丈母娘? 谢谢,你夸她们比夸我自己还开心.

你所谓的有手腕的女人最终也只是得到一笔钱而已,反倒不如aki一样去花好几笔钱学习去寻找一个好男人,一个好男人比一笔钱更接近幸福,right?

顺便说一下,不才在下也是O型血,看来那笔押金最终留不下妳手中也回不到我这里,流星一样...嗖~~~~砰

aki said...

7,8片枫叶,以前不知道你有这么直抒胸臆的一个博客呢。去看了一下,挺好。
这几天我在上夜课,没时间写。一阵一阵地,有时写起来不停,有时根本不想说一个字。

我谈恋爱,不亏也不赚,白伤心。其实到了这个年纪,应该专心去做生意,唯利是图了。

O型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你太太是A型么?夫妻最佳搭档。

7,8片枫叶 said...

妳没猜错,我太太正是A型,但我认为她更接近S型,而我也正在向M型转变.
aki的blog最近正在拜读,从后向前,,像从古到今读一部小说一样,可以看到人的心路历程.

最近看不到妳,正在担心怎样,刚刚买两只信鸽试图联系一下,得知平安,也就安心了.

aki said...

平安的。刚上完夜课,吃完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