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5, 2008

经济舱症候群(2)


很少坐国航的飞机,因为东航占领了名古屋飞上海的大部分航班,国航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它的起飞时间,是下午。

这次有幸坐了国航的飞机。因上午有事,不能太早去机场。
东航到了上海,继续飞西安,所以空姐中,除了上海的女孩子外,有些是很高大俊美的北方女子,眉眼分明,加上她们独特的化妆技术,五官更加大。而国航是继续飞重庆的,所以空姐的身量相对娇小,脸也小而精致。
空姐的化妆和一般行业不同,青红皂白,五彩缤纷,或许是适合在机舱里黯淡的灯光下观看。
国航的制服,上衣是碎花,好象是某种几何图案,红蓝二色,裙子是蓝色的。有些小家碧玉的气氛。有个女孩子,剪着清秀的短发,很可爱,我就记得她了,多次故意地瞧她。
那天回国的飞机,空空的,本来就小,一横排只有2×3个座位。日本飞往中国的飞机,往往很空,但是返程就满得多。所以我想,出来的人和进去的人,是不相等的。这样说来,我们中国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起飞后,照例广播,说上升时气流不稳,不许下来走,要好好坐着。
盼望气流快点结束。我口渴,要喝东西。现在安检那么啰嗦,什么液体都不许带,前前后后,已经几个小时没有喝到东西了。
钻出气流,花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她们空姐都集中到哪里去了,只不见前来分派汽水。越是等她,就越来越渴。我是一天要喝两升水的那种体质,受不了。再等下去,飞机快要降落了,我想起最近发生在麦当劳的一个案件。
深夜,有一个人冲进麦当劳,举着武器,对店里的人说:抢劫了!
店里人说:抢什么?
坏人说:抢你的汽水!
店里人说:什么尺寸?
坏人:L。
店里人说:土豆要吗?
坏人说:我说了抢汽水。不抢土豆。
店里人说:这是某某set,合算的。
坏人很烦,瞪了店员一眼:我只抢汽水。----然后他掏出几个硬币,付了土豆钱,扬长而去。

现在我就濒临这个极限状态。又饿又渴。但那些空姐,还在帘子后面。弄了半天什么都不拿出来。
看周围的乘客,有的已经飞快地入睡,那么渴,怎么能睡?
为了快点喝到液体的东西,我几乎想要抢飞机了。小小的不满,积聚成江河,是很危险的事情。空姐们并不觉察。
好不容易----我想都快降落了,她们才慢吞吞地推着车,一个个派饮料。飞机小,所以她们也不一前一后同时分派,我就眼巴巴地等着。一边想,要点什么。

基本不喝的,是橙汁。但我非常爱吃鲜橙。千万不能挤出来,放到杯子里。
爱喝同是柑橘科、味道清爽宜人的西柚汁,酸酸的,带点苦,全身打个激灵,就觉得精神好很多。但是远远地打量着,好象飞机上只有苹果汁。苹果汁应该有两种,一种红苹果,甜。和青苹果,酸。我却爱喝苹果醋。夏天兑了冰水,当果汁喝。在国内喝过木瓜汁,真想住到南方去。而在日本基本是看不到的。
葡萄汁、凤梨汁,都是很好很喜欢的。希望以后飞机上可以多几个品种,如果装不下,那么,啤酒就省了吧。因在飞机上喝酒的,原都是酒鬼,这一点点喝了也不够,不如不给他们喝。
在日航JAL的飞机上,分派一种小小瓶的红酒,以至于有人为了这一点附加的赠品,就买贵得多的JAL机票。而且,JAL很大方,随便你问她讨几瓶,她都不说你贪得无厌。那些好酒的人,看着小小瓶子,很好看,就会走过来要一瓶,走过去又要一瓶,直到喝不掉,带下飞机。还想带回家做个旅途的纪念,结果往往在回程的安检处,被查收掉。
曾看到被没收的东西,很多可爱的小酒瓶子。不知机场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话说国航在我决意要抢劫之前,终于把水推出来了。好一阵犹豫,真没什么可以喝的。但是乖乖地只点一杯水,又觉得有些冤枉,就要了咖啡。饥肠辘辘,其实并不想喝咖啡因。不要砂糖和奶,但是空姐二话不说,硬塞给我。我还给她,手悬在空中,她已走远。我是觉得,这给不需要的人,纯粹是浪费。现在大家都在叫着环保,不是口号,而是切切实实地省略掉一切多余的东西,这就很有进步了。不喜欢叫口号,只希望人人都有爱惜东西的心。
比如,这一点甘蔗做出来的糖,加工、运输过程,也用到石油。这一点奶,也是牛妈妈挤出来的,我们没有权利暴殄天物。

派完品种简单的饮料,饭菜的香气,就接着隐隐地飘来了。是很小的、幼儿园小朋友的点心似的东西。比东航份量少。其实,2点多起飞的航班,很少乘客是吃过午饭的。机场现在在知多半岛上,从名古屋过去,转部电车什么的,也要一个小时。所以,飞机上基本都是饿着的人。
蛋炒饭是扑扑簌簌的米饭炒出来的,有点像小时候食堂里蒸出来的饭。一点点菜,一块甜糕,一个没有黄油的面包----在回程的飞机上,就有黄油了。不知是不是他们在日本的机场,没有进到货。
生菜有点苦,是种植的水质不好。切口有点锈色。自己做菜的人都知道,生菜非常怕金属,不能用刀切,要用手扯开。
飞机上的沙拉,经常有那种长圆形的迷你番茄。日本的超市,基本只有圆的。但我在国内的自由市场上,看到这个形状居多。有个风牛马不相及的名字:牛奶番茄。甜甜的。
吃饭的时候,有热的茉莉花茶,扑鼻的香气。我有个女朋友,只喝花茶。想起她,现在也去了别的外国,只有这样睹物思人,见也见不到。
我和那个女朋友,在上海见到的最后一次,一共有四个人坐在丁香花园喝茶,我还记得她杯子里飘过来,轻柔的香气。而我们这四个人,不大会再有机会聚头。除非刻意去约,再者,恐怕约了都有人躲不及。

这架小飞机,坐的当然是经济舱,令我的脚,下来时有些肿。随后连夜坐了火车去看父母,脚边有箱子,又是不能动弹,就更加肿。
倒是第二天,和弟弟、弟弟的女友去上街,弟弟说:我们坐16路出去。
他们互相不用客气,和争无谓的面子。弟弟做着普通的工作,他也不想挤破了头,去发财,只是安逸着,但花费是节省的。女朋友也不是虚荣的人,两个人,在这样激变着的社会里,有着少有的宁静。
弟弟不羡慕我花钱如流水----其实我倒不是浪费,只是每一笔的交易额,都不小。因要在这个江湖上走来走去。
每多赚一点钱,势必要多一分烦恼,进帐少,就少用些,也是一种人生。

接连车马,回到日本时,脚肿得厉害。但赶紧要去查看院子里的植物。今年新种了很多蔬菜,我掘掉了一片草坪,种了丝瓜1、苦瓜2、白花鹊豆2*就是扁豆,这几种都是爬藤的东西,我从二楼垂下一张网,看它们枝枝蔓蔓向上爬。各自的触手,在空中划作美丽的弧度。遇到丝网,就牢牢抓住。
我等它爬到二楼的阳台,好在楼上收获,丢下去叫小M接着。这些事情,都可以变成日常的小小快乐。有些瞬间,当时也则便,却在以后久久地记得。

在天上飞,飞得浮肿。就下地来走。其实更多时候,还是需要脚踏实地呢。我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到了晚上,泡个澡,就完全地恢复了。
照片是我可爱的蔬菜们。藤很妖娆。动作近乎勾引。

12 comments:

yumeka said...

今年我们家种的也是苦瓜。可是那是我唯二不吃的东西!:(

aki said...

日本原来苦瓜也不普及,后来冲绳岛的进到本土,才兴起苦瓜热。现在苗也有得卖。

7,8片枫叶 said...

总觉得中国空姐笑的太假,和外国的那种职业假笑不同,她们是从心里边的勉强在笑,看的人都觉得好累。

杨小过 said...

狂按服务召唤按钮,喝完就按,喝完就按,不停的按。
不过,我一般不喝飞机提供的可乐、果汁,通常只是喝热茶、凉白水不加冰。
经常吃苦瓜,没见过苦瓜是怎么来的,哈哈。
木瓜汁,没喝过。据说木瓜有毒,不宜多吃,特别是男人,不过我觉得那玩艺儿不好吃,生吃、熟吃,都不太好吃。

aki said...

7,8片枫叶
你说,奥运会还练习全民微笑呢。可见国家注意到这一点,且很重视(^-^)
我是心无城府的那种人,常有人说我笑得没有阴影。
其实,表情就是这个人的心。

aki said...

杨小过,我比你胆子小,没事不敢叫空姐来的。她们的眼部化妆,近看比较可怕的说。
我喝热茶,发现国航的花茶的确还好。但一般都只想喝点水,又觉得喝点水很可惜,就故意改了其他东西,然后觉得腻,最后还得叫杯水喝。
苦瓜是藤上结出来的,今天,丝瓜已经爬到二楼,苦瓜慢些。它们各自的伸展方式不同。丝瓜好比一个突击队。

杨小过 said...

小时候,家里有种过丝瓜,但是当时我特别讨厌吃,现在都忘记是怎么吃得了。现在只是记得丝瓜的枝蔓晒干后,竟然可以当烟点燃来抽,觉得很神气的。
现在对丝瓜还是比较喜欢吃的,是来了广州之后喜欢上的,比如丝瓜炒肉片、丝瓜鸡蛋汤、丝瓜肉片汤之类的,特别放点姜丝炝炒,味道比较奇妙,每次都是回味无穷。

Water Moon said...

是的,最近越來越想過小國寡民的日子。因不想再賺錢了。要戒貪慕侈華呢。

aki said...

我们无锡,夏天总是做丝瓜毛豆、丝瓜煎鸡蛋。
喜欢丝瓜的味道,乡下拿一块破了的碗,只把表皮轻轻刮掉。
姜丝的做法倒不知道呢,下次试试。
苦瓜已经开花了,丝瓜还在爬啊爬。

watermoon,用得越多,就必须做更加多的工。我现在是少出少进。但全体都在涨价,浇蔬菜的水费都涨了,不知今后世界会变得如何。

杨小过 said...

菜价不断上涨,传说是每天坚持不懈的下雨,青菜都烂在了菜地里,现在广州人民都吃不起青菜了,只能吃瓜、土豆类的,因此丝瓜就成了一个选择。

aki said...

民以食为天,在所有东西都在涨价的时代,农民总要翻身了吧。
全世界饥馑的时候,只有农民是饿不死的。除非人灾。

杨小过 said...

呵呵,农民也怕天灾,除了人祸。
现在才觉得山东寿光的农民太有远见了,坚持种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