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6, 2008

宅男观察日记


有一种人,日文叫做「オタク」,意思说不清楚,反正有点揶揄和讽刺。
很多日文的单词近年直接被当作中文单词来用,以至于有时看了吃一惊。更有甚者,与原意有偏差。
比如这个“宅男”,好像一个处男,碰到女人的手指头就会脸红,私底下又有一堆怪癖。他不笨,但是脱离社会,具有不灭的少年性。

没有接触,不敢概括,但是忽然发现身边有了一个隐藏着的宅男,所以要来写他。
这个人,我用Y来代替。
初认识Y,是在一个机构,Y穿着无可挑剔,但是细看他的领带,很有些蹊跷,因为蓝色的底,上有白花,细看全部是趾高气扬的史努比狗。多去了几次,发现Y除了白色衬衣,还爱穿蓝色粉色之类。而且,和领带的搭配也是完美的。他清洁而时髦,以至于有时挑剔我的衣着。
aki爱美异常,怎么还会给挑剔呢。其实我的软裆是鞋子。因为我常常一天要去很多的地方,比如上午去一个大公司,下午去一个夫妻老婆的小公司,傍晚去女朋友家串门,有时接见劳工,有时朝拜大亨,如果不想换很多次衣服,就只能穿个万能的西装了。但是西装人人会穿,很难体现这个人的独特性,我不甘心,就会穿私服出去。如此,鞋子就很为难。最唐突的两次,一次是一双粉红色蝴蝶结的高跟鞋,因为那天晚上要直接去好地方吃饭,车上带了一条绸缎的裙子,鞋子就懒得带了,以至于这双娇滴滴的鞋子,与白天的衣服十分不相称。
Y是观察力敏锐的,一眼从头到脚,已经停在我的脚上了。然后说:难道你没有一双黑皮鞋吗。
aki笑着说没有呢。

后来又一次,去儿童会搞了半天的活动,有事直接去见Y。这个尖眼睛,看到我脚上的鞋子,满是蓝色的珠片,又忍不住发话了。aki挠首弄姿地说:你不觉得这好像灰姑娘的玻璃鞋么?这么美。小孩子都抢着穿我的鞋子来玩呢。
Y说,美是美,和衣服不配。
我一向奉承话听得多,抨击有些受不了。但是宅男就是这样子的,他好像是温和的,但又缺乏那种与女人的宽容默契,以至于难以产生心照不宣的暧昧感觉,与他的交往,不会岔道,不会说一不小心就有了男女间的温情。
有次我很感激他,说:你是我第一个异性的纯粹的朋友。而且我一点点旁的想法都没有。诱惑或是被诱惑。
他说:那你就要珍惜啊。他笑得那么善良。好像一个精神上的处子。

Y学历很好,后来打听到,出身也是相当地不错。且聪明过人。他最大的爱好,一是看书,二是收集东西。所以他有很多很杂的知识,或许严密地比较起来,比我还要多很多。
我们有时在网络上聊天,这比实际中交谈要愉快得多,因为可以说笑话而不负责任,可以随便地承诺却不需要收场。实际上我们的交往局限于工作,基本都是拉着脸说话。我坐在客人用的黑皮的沙发上,那张沙发的倾斜度特别地不舒服,以至于坐下去就很难站起来。我只好局促地坐一半。即便这样,还是会在说话间,滑到沙发的深处,爬不起来。每当我要写几个字,签一份东西时,我就必须抓着沙发的耳朵,哎哟一声挪出来。

Y收集的东西,大到汽车,小到手机电话各类。一直看他开一部老式的英国车上班,不明就里。日本车如此便宜,在日本开外国车,多是奢侈的行为。但是那部车又很老爷,就有一种过气贵族的风范。发现他其实还藏有另一部车,是在一个休息天,偶然的机会。看到他有一部米白色的跑车。年式虽然也是旧的,但样子奇特。
所以Y就会没有钱。他老是说自己花得好快,薪水又不多。起先我相信了,以为这种机构的白领职员,职位虽然牢靠,薪水却不见得丰厚呢。
当我看到他的那部小老婆汽车,我问:难怪你老说没钱了,都用在这种无用的收集上。你要学学aki,一有钱,马上存银行。Y反驳说:这部车,买来就是古董,没花几个钱呢。我说每年保养和税呢。Y说十几万罢了。那不就是,一个月平均增加一万的负担。有这一万,可以租好得多的房子了。
但他是聪明的,他把钱分散在投资银行,而日本一般银行的利率,少得像麻雀的眼泪。投资银行毕竟好很多。但是aki又可以讽刺他,虽然懂经济,就是没钱去运营。

对于手机,他有不灭的、童真般的热爱。据说同时开通几个号码,甚至还有香港和中国的。每月都付基本话费。但我估计打来的电话是并不多的,因他完全看不上一般女人。
aki跟在Y屁股后面,捡了几部手机,都非常好用。但他对我的不加研究,终究觉得遗憾。好几次都要告诉我,这个手机其实有这样的用法,云云。aki听得打哈欠。对于身边的东西,我只是一个用的人,研究、保养,都毫无兴趣。我甚至不记得自己的车牌号。Y很耐心,一边会拿一张纸来写要说明的东西,最后把这张些有小小字的纸送给我。我当时是听懂了的,后来就又不明白了。

宅男Y极少和女人来往。但很多同事喜欢向他咨询人生,因为他很安全。Y有咨询理财的执照(级别很高,不好考的),但他无法整理自己的人生-----这是aki的独断议论,Y不认为人必须讨一个老婆,留一些基因在世上,然后为家庭粉身碎骨。他只是像一个孩子般地,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之前听说也有过婚姻,但可以想象,Y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说话永远慢条斯理,有理有据,女人是要给逼疯的,于是追杀他。我说是畸形的爱情。不只女人不好,Y有大半的错。
Y是很骄傲的。对于自己的工作能力和脑细胞。比如见到年轻美丽、难免还有点傻的女人,一般人往往会因为外观而原谅了她们的无脑。然Y不肯,他要爱的包括某个人的灵魂、IQ,当然胸脯也不可以过分地扁平。
aki是百无禁忌的,开口就问:为什么你不能去爱一个人呢?
宅男说:因为我从来没有爱他人胜过爱我自己。我是自私的。
aki安慰他说:有谁爱他人胜过自己,有谁可以为别人死。还不是必须说“我爱你”,才说着。大家其实都是一样的。
可见Y的内心近乎很善良的一个小孩,完全不明,实际上爱情就是骗来骗去,甜蜜的话,说到后来,自己都被说服了,以为是爱了。而遇到问题,又把脸一翻,说自己原来是给骗了。说爱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爱情。
Y以为,别人都是爱到要死了才在一起,而自己不够那个热度,是不配言爱的。
然而终归是人,性爱总是需要时不时地有一下吧?Y说:来者不拒,逝者不追。前者是为了尊重对方,也当是贡献社会。后者是因为他没有兴趣交易。因为往往女人把分手作为交易。
aki是女人,自然帮着自己。说:不是交易,或者讲条件,只是试探对方的爱。
Y觉得,试探就是侮辱。决不追,也不讲和。你要走,他不会多一句挽留的话。然后在心里难过好久之后,尽力忘掉。

宅男这一代人,多为四十多岁。时代造成这批独特的人群。当年在他们刚刚就业时,泡沫经济正在巅峰,人人都在过一掷千金的日子,以为世界永远都是玫瑰色的。然而一夜之间,泡沫崩溃,有些人不愿意接受现状,也无法把生活的水准降下来,就选择了这种逃遁的奢侈。
宅男很少有养宠物的,唯一这次例外,养了几条稀有的迷你河豚,3公分长,取了一堆女人的洋名字,而且依着字母的顺序。爱莉斯,贝蒂,卡罗儿,黛西······
他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乐许多,也很少感觉寂寞。而且,平时完全是一个工作上的精英,只是走出职业,他就恢复少年的面孔,而已。

照片是我的玫瑰,开得有点像牡丹。千重的瓣,甜蜜的香。是前年小M送给我的礼物。所以我十分小心地,不能让它枯掉。每次开了花,我都叫她来看:你看,还是你送的哟。
这样,送和被送的,都觉得好幸福。

19 comments:

said...

和Y这种男人做朋友会是最好的选择。
我常想在阳台上种点什么,但老是找到不同的借口以致到现在都还没动工...

7,8片枫叶 said...

男人结婚后都是宅男,周六周日也不出去踢球了,周末也不和狐朋狗友小聚了,打开手机着信履历短信履历中10件中有9件是太太发来的,我们只不过是历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后步入宅男而已,Y先生则是一步跨入共产主义,殊途同归.
昨天去了名古屋,感觉一个字--热的要命!

aki said...

鱼:如果你下厨,可以先从香草种起。如果不做菜,可以从多肉植物开始试试看。
开始种植物时,不要心急,一下子把什么都收集起来,可以花几年的时间,慢慢地研究很多种花草。
我有种花5、6年了。

7,8片枫叶:
热,每天都非常热!Y先生是资本主义的宅男,他悠哉游哉,好似没有担忧。我问他老了咋办,他说,也就这么过。我说你不讨个老婆,他说没好的。

Jessica said...

赫赫,我也很宅呢。
喜欢动画漫画,喜欢色彩缤纷的餐具,喜欢窝在家里,觉得不结婚也是完全可以的,甚至是更好的选择,只是妈妈催得紧。。。

aki said...

女孩子呢,将来还是结个婚好些,我觉得,有一个孩子也好。否则一直都会安心不下来。
男人嘛,责任心重的还好,没责任的人,还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好。

said...

好,就叫爸爸弄棵紫苏回来开始种。
我觉得,如果两个人真的爱得够,其实同居也是很好的选择。结婚注册,是升华了彼此间的责任感,也算是给父母一颗定心丸吧,免得他们老是担心啊唠叨的。

aki said...

紫苏稍微晚了些,但也来得及,我有一大片紫苏,去年掉下的籽,自个儿发了芽。
每天采几片叶子,用来做饭团。或者拌豆腐,还可以放在凉面里。
绿紫苏,很容易有虫来吃的,且不很喜欢干燥和直射的阳光。

aki said...

关于婚姻,我认为,是一个成年人必须经过的道路。忍耐到底,也是一种磨练。
有很多人以为aki打着光棍,其实才不是,这么狡猾的人,一定会拖一个人,为自己的人生垫背。
不管婚姻内容如何,就像一道门,应该走一下,而不是在进门前踌躇万分。
我们心里的自由,是谁都管不到的。

Water Moon said...

好聰明的說法。我是老害怕讓人管的,雖說是心中的自由管不了。我畢生孤獨慣了,也就不覺。

宇宙人 said...

文字間,我看 Y 最不好的應該是他愛收藏,亂揮霍。

aki 也說他清潔而時髦,很宅嗎 ??

或者香港的宅有別於日本的宅。

要求打從個人的靈魂去愛一個人,他應該是個用情很深的人吧 ? 只是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如此打動他。

至於手機那部分,我覺得只是一種態度而已。像你會化妝、做菜、拍照,一樣也很專注。雖然我也覺得著眼在手機那般細眉細眼的事情上,真的好無聊。

我有位朋友一年換十幾次手機,我說他若真的對科技產品有興建就該搞搞比較高檔次的層面,影音視聽諸如此類。

苦口婆心,一轉頭又買了 iphone。

aki said...

watermoon,所以我感觉你写得自由,又好。
归根到底,我还是怕寂寞的人,怕万一的时候,没有人帮。

宇宙人:我把你的comment翻译给Y先生看了,等他回复。
----------
文字から見ると、Yの一番悪い所は、collectionと、お金の無駄遣いです。
akiさんから見ても、清潔でお洒落なお宅ですか?
香港のお宅と、日本のお宅は、少し違いますからね。
人の魂まで愛したい人は、情の大変深いお方でしょうね。ただ、そこまで彼を引きつける女がいないだけです。
携帯の部分、それは一種の態度です。akiさんが、化粧や、料理や、写真が好きなのと同じ、それに集中するからです。本当は僕も携帯みたいな細かい物に集中する事は、大変つまらないと思うけどね。
私の友人が年間十回以上、携帯を変えます。本当に科学製品に興味あるなら、もっとランクの高い物にすべきだと、僕は彼に言います。例えば、映画音楽機器など。
散々言ったあげく、彼が新たにiphoneを買っちゃいました。

杨小过 said...

我想做个有钱的宅男呀。不过,宅男好像都有恋母情结?

aki said...

宇宙人:Y先生也说要去买iphone呢。
但收集东西的人,在旁人眼里或许没有多少价值,对于他本人来说,都是宝贝心肝。

杨小过:我也觉得。于是我直接问他了,他说不。大致上,男人都认为恋母是很害羞的事。
宅男没钱,就是酸腐。有钱了,就是小资。

宇宙人 said...

雖然我信奉佛洛伊德的學說, 但真的感覺不到自己有戀母情結, 我和母親的關係不太好。

aki said...

大体上,我觉得男人对于母亲的依恋,很多是在精神的深处,表现方式可以有很多种。比如我见过一个男人,母亲经营公司,他经常怨恨母亲差他跑腿。几乎对母亲很不孝顺。还谩骂。

然而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恋母,如果不是全心依赖的人,他不敢对他人这个样子的。而他平时是个很温文的人。
正是因为依恋,才不用恭敬这种方式来表达。

kahfei said...

aki,你写那宅男写得真好咧,活灵活现的。这么看来,他还蛮likeable的呢。

aki said...

我都很喜欢他的。

Jannette said...

愛情というものはね、基本的には、魂と魂の出会いです。
偶然と言っても、縁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です。
私もYさんのことには興味があるよ、機会あれば、紹介してね。(笑)

aki said...

或许真的不是笑话,将来若有机会介绍,那多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