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空蝉



今年的夏天,热得异常。本来我的房子,前面是稻田,哪怕白天很热,到了晚上,水上吹过来的风,是带着凉意的。
每年只有几个晚上,会用得到空调。而今年却这样反常,有时早晨一起来,周围就是热烘烘的,开开洗衣机,一身汗,去院子里浇一遍水,又是一身汗,头发的汗水味,最最受不了,只有自己闻得到,一天需要沐浴数次。

丝瓜爬呀爬,已经到达二楼的屋檐,接下来不知它往哪里去。开的黄花都是公的,不曾给我结一根果子。但是有一天早晨,我在二楼窗台时,忽然看到一根弯弯的东西,吊在房顶上,嘲弄地看着我。后来一查,才知道,丝瓜要开大量的雄花,进了8月,花柄处才有雌花开出来,一旦受孕,丝瓜日长夜大。看到第一根丝瓜,赶紧拍照留念,并把它火速摘下来,炒了鸡蛋吃了。
小M说我庆祝或是纪念的方式很特别,带有破坏性。
我说:嗯,aki有游牧民族的无常感,好东西不赶紧吃进肚子,明儿个不定就不是我的了。
苦瓜的藤,不怎么往高里去,它喜欢聚在一处,结了几根满身疙瘩的幼果,像土做的手榴弹,垂在丝网下,顶上留着一朵嫩黄的花。苦瓜叶子是翠绿的,不如丝瓜浓郁,叶子也相对较小,边缘锯齿较深,这使它带有一种娇气。
扁豆的叶子,像心。长串的白花朴素,带点芬芳。蔬菜的花大抵如此,因为它会结果,用不到妩媚。

早晨出去浇水,被长脚蜜蜂蜇了一口,眼看着红肿起来,这里有个迷信的说法,蜜蜂的毒素,用小便浇一下,就可以中和。因为小便里含有碱性的阿莫尼亚。而小M就比较科学,说要用冰块冷却。
小时候在乡下,根本不在意这一点点,被蜜蜂扎到,已经是隔了几十年的事情了,居然蛮痛,但是到了下午就好了。
这里还有种危险的大黄蜂,扎到了,有休克死的危险,必须马上去医院。
安全的,就是抓抓知了。

拿了一个网兜,举在头顶,去附近的树林抓知了。我们小时候,曾经把知了抓来,剪去翅膀,放在火上烤,然后吃它的两块胸肌。后来才知道,知了在成虫之前,先要在地下捱3-6年,那个时候,它没有视力,全身是白色的,在地下吸食植物的根里面的树汁。鼹鼠是它的天敌。
一次次蜕皮,最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鸣鸣鸣”地叫着,召唤雌性。雌虫不会叫,它在受胎后,把卵生在枯枝里面,卵在第二年的梅雨季节孵化,幼虫马上潜入地下生活。经历了好几年的黑暗,它才在某一年的夏天,钻出泥土来,捡一个清静的地方,趁夜黑风高,翻着筋斗,蜕掉最后一层皮,此时,它通体白色,像一个羽翼的天使。在风里吹干翅膀,它慢慢变成黑色,当它终于可以飞翔的时候,太阳升起,各路天敌也都起床了。它在重重危险中,余命仅仅只有一周到十天,而它必须赶紧弄到一个老婆,把自己的DNA注入,然后它就终于完成了处心积虑多年以来的任务,精疲力尽地死去。
当年我们烤烤就吃了,使它多年才见天日的命,一瞬间就葬送了,还来不及求偶。实在很残酷。

听得知了叫,随着声音,多半可以找到它们栖身的地方,灰色的背脊,两片透明的翅膀,充满热情地叫啊叫。我想要抓它,只是想给小M看一下蝉的身体结构。比如复眼、吸管、昆虫的特征和雄性胸前的共振板,然后我就会放它走路的。
谁知知了看着鲁钝,逃起来却很敏捷,抓了半天,一个没有。只捡了一只过世的,掉在树底下。我给小M看,她却尖叫起来,说是原来最怕知了。我说:你不是说过最怕蚂蚱吗?她说都怕。

蝉,倒令我想起《源氏物语》里的一个人物,名叫空蝉。这个人物,最终没有屈从光源氏,却是在几十个女性中印象极深的一个。
空蝉出生于中等贵族的家庭,嫁给一个老得可以做她父亲的、也是中流贵族的男人做续弦,比她的继女大不了多少。光源氏因为一次巧合,听说她生得美丽,兴趣高雅,也写得好诗,就开始追求她。有一次夜里,他借拜访的机会,潜入空蝉的闺房,空蝉大惊,没有料到他会如此大胆,手足无措地哭了起来。
光源氏一笑置之,在她耳边说:即便你叫了,有人来了,我的地位高高在上,都是没人敢拦着的。
然后他就开始诉说长久以来的相思之情。空蝉一路哭着抵抗。
原文写得很暧昧,古书的香艳片断往往含蓄,你只能靠猜,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了“实事”。估计在这里,空蝉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输给了他的魅力。

译一段原文来考证。
我原本是很老实的人,因为勉强硬起心肠回绝他,令他很为难,但也反而令他更加有了兴致。我不知怎么办才好,被他年轻勇猛的热情所推倒。
我懊恼地哭着,他拥着我,和刚才不同的是,更加有了自信和余地,用尽了言语,来安慰我。
“可爱的人,不要再这样哭了,你这么哭着,好象我杀了人似的。我让你陷入痛苦么?我是觉得,与你相见,并有了这样的姻缘,从心底里欢喜着。为什么你要这样讨厌我呢,你不想,或许我们前生就有如此缘份?你不要像没有经历过男女情事的小姑娘一样,只是悲伤地哭呀。”
我看他埋怨我,心里无比混乱,说出来的话,几乎都不能相信是自己的声音:“自己如果还没有成为受领(官职,中等官员)的妻子,如果自己还是一个未定终身的姑娘,在你的情爱下,或许会做一些身份不相当的梦,祈求你有一天真心地爱上我。但是现在我的身份,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耻辱、悲伤、和心乱如麻。现在一切都晚了,就只能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以后就忘了我吧。”
他听了,只是与我诉说爱情,温柔地爱抚着我,约束着未来,想要给我勇气。啊,那热情,那细致的爱抚,我在身体和心上披起盔甲,千万不能与丈夫相比。在痛苦的深渊里,我只想在这一刻请他杀了我。

----看这个写法,想来是有了这一夜的恩爱了。之后,光源氏马上送来了情意绵绵的书信,并说要尽量寻找机会,来与她相见。而空蝉又开始披上盔甲,不回信给他,并在心里忏悔。光源氏一向以来,很少遇到能抵抗自己魅力的女人,这一来,反而更加地念念不忘。
古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后来光源氏又找机会,去拜访这个官,并住夜。空蝉在黑暗里感觉到她一生都难忘的那个人的气息,和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奇异香气,只是感觉恐惧,恐惧自己无法抵挡他的魅力,于是在一瞬间,她匆匆逃走,并留下一件贴身的丝绸长衫。那天她是和继女红荻一起睡的,光源氏进来,直到把红荻抱到怀里,才知道弄错了人,但只有将错就错…他离开的时候,把她的衣服带走了。空蝉在隔壁房间里听得一切。
光源氏后来写信来,说她如蝉蜕,不该就这样逃离了他。之后他再也没有机会靠近并冒犯空蝉,却一生敬爱她。
即便他有一次,远远地在白天看到她的身影,其实不见得华丽,身材单薄,相貌说不上出众。他还是很看重这个抗拒他的女人。
空蝉在丈夫去世后,出家做了尼姑,光源氏照顾着她,给她提供了清净雅致的庵堂。并把空蝉的胞弟,收作自己的仆人,说看着隐约有姐姐的样子也是安慰。

空蝉一直都被拿来做教育女人的材料,说是矜持,才能令男人看重你。男人希望你乖乖地跟她,而当你真得这么做了,他又在心里看轻你,并觉得这个女人原是淫荡的。

我捡着蝉,在想,到小M几岁的时候,可以给她讲情色故事了。她的同学里面,已经有小孩子开始不相信圣诞老人,也不相信婴儿是送子鸟衔在嘴上,送到人世间来的了。

20 comments:

baqiaodan said...

hehe..源氏物语。。在我看来,就是个现代版的“一夜情故事大集萃“。。居然在鬼子的文学史上有那么高的地位。。

我这理工科的头脑是永远理解不了的喽~~

aki said...

我认识的理工科的人,基本都不爱看这本书。我觉得它的好处,是概括了世上女人的种种类型。和各种的恋爱(一夜情)模式。
不管你拿身边哪个女人,都可以在书中找到典范。
其实《红楼梦》也是如此。
我的脑筋,基本是看这类书,看坏了的。

Water Moon said...

不是很像課長島耕作嗎?無論去到那個國家處理甚麼事務,每一集都會把一個女人弄上手,原來是有出處的。

Yilise said...

源氏物语买了几年了,就是搁着没看。在这里算是看了一小部分。

矜持的道理,其实是懂的。但就是做不到。面对着喜欢的人时,就是把持不住。有什么法子。

aki said...

西方有007,也是一集一美女。
日本还有《寅次郎》,是每到一个地方,失败的爱情。从未得手过。

aki said...

yilise 我这译的,也不算原文了,原文不是第一人称。
我译的是一个尼姑改编过的现代语版了。多少带点她的倾向。
我感觉原文更加美化光源氏,为他的花心找理由。而尼姑的改写,就比较客观,有时感觉得到她在笑光源氏。

Jessica said...

真想看看尼姑是怎样改写的呢。不晓得有没有中文版。日文是看不懂的。

紫式部确是非常偏袒光源氏。但我看小说或是电影,也都是站在主角一边,以至于对空蝉这段,心生好多遗憾呢。看到云隐,也就继续不下去了。

喜欢的女性,要属紫之上和胧月夜了。

smile said...

看了这篇便找了《源氏物语》来读,http://www.genjimono.cn/book/genji.htm
应该是很不错的中文译本。

aki said...

JESSICA,紫式部写光源氏,美轮美奂,并为他的花心寻找一切理由,甚至赞美他对每个女人都是真情,只不过当时当地。
因为作者本身的经历,或许爱上她教的小女生的父亲,我感觉她喜欢年长男子,好比小说里光源氏和紫的关系。

紫是代表理想的女性。
胧月夜,是非常性感的一个人物,她完全沉溺于情欲,而逆天下。忠实于情欲的一个女人,率真。

aki said...

smile,谢谢推荐,我也要去看看。

7,8片枫叶 said...

「源氏物语」「红楼梦」都没读过,爱情小说读不过5页就忍受不下去.理工科的书又读不懂. 唉...知识不够,情操陶冶的不够啊.

said...

太好了,一直想买这本书没找到(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可能还是自己懒没有找遍书店)谢谢smile的推荐,谢谢aki的blog :)

Water Moon said...

很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aki said...

鱼,是来激励我更新的吗?最近非常倦怠,不知何故。常泡在网上浏览别人的BLOG,而不写。

watemoon,常去看你,越发写得好了。我就看看,觉得很满足。

baqiaodan said...

赫赫。。活着就好~~~~~~~~~

aki said...

生きてるよ。いろいろあったけどね。

baqiaodan said...

そうなんだ。
からだ?しごと?
もしかして、れんあいか!?
しりたい。。。。

aki said...

对不起不能用日文说有疯子出没我很害怕各位当心身边的人

baqiaodan said...

.......

保重。。。

司文郎 said...

你的博客不錯,但要加廣告才能賺錢,向你介紹一個按展示計費的廣告聯盟:點擊www.tsdblog.cn左側欄“用bloggerads不怕没菜钱”LOGO图,即可直接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