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7, 2010

温泉,美女,毒药


小M也会给我拍照了

我们又出发去高原了。暑假有很多人去游乐场、室外游泳池,人挤人,对于aki和小M两个宅女来说,并不心动。我们驱车去深山老林泡温泉去。
老一点的温泉旅馆,1万日元起就可以住一夜了,带一顿晚饭和早饭,只不过价格便宜的,往往比较偏僻,周围没有其它景观,只是喜欢泡澡的人去,露天温泉24小时开放,随便你泡到肿起来都没有关系。
给小M几个选择支,游乐场、水族馆、温泉&高原。她选了最后一个,并带了一本书。这么小小年纪,真是很会享受慢节拍的旅游。

我们都不喜欢赶时间,即便要出门,也都喜欢慢慢起床,吃好早饭,而不是常见的大清早仓皇出逃的那种方式。路上我们每过休息处,就会停车休息,看看途中风景。本来就是出去玩,急急地赶,就反而本末倒置了。这一点我们很合拍。
到了高原,这是我们自己这个县北部地区,一路过去叫作“郡上、高山、飞弹”。高山有很多外国人来玩,出于其古朴的民俗。飞弹有瀑布和钟乳洞,还有山谷里潺潺的“神水”,就是泉水,很多人都拿着瓶子灌了带回家去。夏天以清凉著称,冬天则有温泉和冻瀑布。

纯粹去温泉旅馆的旅行,悠闲得可以说有点闷,但是我们爱走路去看山,于是傍晚就在附近走。有些貌似别墅的建筑,写着“某某的小屋”,不太清楚是当地人还是别处的人在此置的房产。羡慕之余想想冬天太冷,世事难两全。有句俗话说,人生最花钱的,一是别墅,二是外室。这两样都不是一次投资就算了的,而是源源不断地、只要你拥有一天,不管用多用少,就要支付下去的东西。
这里附近一共四家旅店,都靠着这个“平汤温泉”,我想是挖呀挖,挖出来一个温泉,于是大家就聚过来造了旅店,几十年经营至今。其实温泉也有温度偏低、经过加热的,这家不是,这是真正的温泉,源泉有75度。
走在林荫道上,在计算要有多少积蓄,才可以隐居到山里来务农,结果算式太复杂,因为农产品的收益率不太清楚,扣去固定资产税,总之当代的隐居,只有财主才可以。结草为庵只是童话。


谋财害命之剧毒

路边别墅的主人看我们在拍蚂蚁和蚜虫的共生,就跟我们打招呼,说有稀奇的东西。有毒,叫作“鳥兜”(トリカブト),中文叫作“乌头”。我们只是听过,亲眼看见,不禁在心里作恐怖的空想:如果不败露,会不会对谁下毒。
结果想想,身边的人,哪怕大大小小地可恶,总不该死。但是历史上,在20多年前,日本有个轰动的案子,有个男人前二任妻子都因心肌梗塞而死,他因此获得大笔保险金,后来认识了第三任妻子,仅仅一周就求婚,随后他邀她与她的女友们一起出来玩,临时自己有事先走了,结果两个小时后,他的新任妻子死在路上,随后他又索取保险金,之前他每月为她支付18万日元的保险费,意外死亡,他可以获得一亿八千万日元。

保险公司觉得可疑,不肯支付,他就起诉并胜诉,因为常规的化验,并未发现蹊跷,而且他不在场,什么东西可以把死亡时间计算得如此准确?当时的法医还好保留了内脏和血液,后来保险公司居然能够找到证据,证明他把河豚和乌头两种毒物兼用,灌入胶囊,让他可怜的妻子当作补药来吃,延迟了毒发时间。
事发6年以后,这个毒男人锒铛入狱。总算真相大白。真是可怕。

我们看那株毒草,开着紫色的花,不过颜色比较淡,真正入药的乌头,是浓艳的深紫色,叶子有深深的锯齿,想是有不同品种吧。入药三分毒,这个乌头,用的巧,是可以救命的草药,比如肿瘤、白血病,都是末期的缓解药。以前我常吃的《八味地黄丸》里面也有微量。
全世界都有这个草,因为它花的形状像一个帽子,所以英国人称它是“骑士道”“荣光”,花语是“讨厌的人”。法国人说它是“复仇”、“你赐给我死亡”。啧啧。
一棵植物的根,可以毒死50个人,甚至舔舔就毒发了。我们三国里的关羽,中的毒箭就是涂了这个药,华佗不是帮他刮骨疗伤的嘛。原来日本和中国的植物都是有渊源的。


三块肉

我们走了一段,两边的高山,头顶的天空,都叫人要拍照片,但又觉得拍不到现实那样好。
迎面走来一只柴犬,狐狸一样的脸,四个蹄子带有白色。我见到Tora的同类总是喜出望外,问它几岁了,带着它散步的父女俩说,他们也是住在旅店,是旅店的“看板犬”----意思是招牌人物。
我想一只狗,可以受到大家的爱护,又生活在清洁的空气和水的环境里,也是幸福。我摸摸它说:这么美丽的地方,祝你长命百岁哦。

回到旅店就去泡澡。热热的水,含有矿物质的缘故吧,池子周围的石头上结着很多钟乳石般的花边。
泡在里面,全身痒滋滋的,好似静脉全通。而上半身是在露天,有徐徐的风吹来,我坐在池子边,想我们旅行回家的时候,Tora会不会一个人跑回家在等我们了。我总是觉得它是走丢了,否则不会这么多日子,一个梦都不给我。它很傲气,我们在家,它会不好意思回来,现在我们出来一天,它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说不定就回家坐在沙发上了,还在家里抱怨说:你们去哪里玩了哟。
每每当我这样幻想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真矛盾,我都抱着它去了火葬场,它都已经凉了,又有多少可能性起死回生,从那里跑出来,寻着自己的家呢。
或许是七七四十九天还没有过去,它还没有变天使,正在天与地之间徘徊,所以尚托不了梦罢。
小M的心里,已经作了一个完结,所以她倒会说:Tora在修行呢,以后投胎了,我们不知是否认得它,它是否还是白色?

泡完澡,我们就去吃晚饭。飞弹有著名的牛肉,叫作“飞弹牛”。但是每个人只有3片。小M瞪圆了眼睛说:比照片上的肉少。
我就把自己的给她,说:本来费用就便宜,你要吃3块飞弹牛的牛排,恐怕旅馆就要亏喽。
以这个价钱来说,饭菜算很好了,也有当地的淡水鱼“鳟鱼”,不是鲑鱼,而是一种小型的、背上有红点点的鱼,不过嘴巴形状和鲑鱼很像。淡水鱼用盐、炭火烤出来,比煤气烤的味道又是不同。
山地料理,一般都有“山葵”----就是芥末。吃生鱼片时大家都吃芥末的根,其实芥末的叶子和茎全是辣的,都可以吃。有一个小碟子里是生的八爪鱼切成丁,加入山葵叶子,辣的冲鼻子,却很醒脑。还有一些飞鱼的鱼籽啦什么的,都是普通地可口。
其实旅行也就这样,我都很少去找惊喜,晚上再去泡澡,看看书,在榻榻米房间里滚来滚去,高原的夜也就这样凉爽地过去。也没有做梦,这些天都是这样平静。
坐在窗边看一本新出的书,一个古代江户时代的武士跑到现代来了,发生了一串故事。这本书原来并不轰动,只不过拍了电视剧,据说非常好看,结果原来的书,标题都改作电视剧的名字再出版,一下子成了热销书。看到大半,有点焦急那个武士不和现代的女人发生恋爱感情,于是我猜测,他终是要回到自己的江户时代去,要是恋爱了,就有了舍不得的理由,所以不可以那样写。让读者焦虑其实也是作者的技巧吧。
小M看了一会书睡着了,浴衣散开,露着一截肚子。窗外就是山,白天可见满山的绿树,夜晚就是沉沉的黑色,这么大的山,里面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那种感觉非常奇异而孤独。如果我关了灯,料想那天上都是星星。

2 comments:

soohuan said...

很喜欢这种与大自然亲近的旅行。Aki对植物还是一如既往地了解,佩服。小M已经长得那么高了,真快!

aki said...

她终于进入反抗期了。
植物还是喜欢,不过稍微离得远些了,自己不能再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