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喜欢这个头


上次在《温泉》里说过的书,就是这本,荒木源著。

书里面写的江户错入现代东京的,就是封面上的这个清秀的男人ーー安兵衛(Yasubei)。不过书里描写他还要老气一点,因为古代人活到40岁就是平均寿命了,他是20出头,外貌却似现代的“成熟男性”了。
在现代东京的街头,他遇到单亲妈妈“ひろ子”(Hiroko),写的是假名,这个发音的汉字有可能是弘子、寛子、広子……,不知她是独立在先,还是离异在先,所以“寛子”或许比较适合。她有一个儿子名叫“友也”。

直到最后,他们俩一次都没有暧昧,没有肌肤之亲,但给人感觉非常非常温暖的一种情愫。就是那种自家人、很为对方着想、很关爱、但并不勉强的那种。
读者下意识地都期待看江户男人的爱情,书中却未点明,但是呢,读者看到最后一页,都不会失望。古代的人很淳朴,他们为了安身立命,需要整日劳作,安兵衛是武士的“侍”,虽然只需舞刀打仗,不必种田,但骨子里的勤劳,让人觉得现代男人多数早已失去这种美德。

我是非常不喜欢看男人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遥控器,一手托着脑袋的。寛子怕安兵衛想家,想念自己的时代,就教给他看电视。安兵衛就看古装戏,而且是当作一件工作去做,正襟危坐,看完了深深鞠一个躬,被寛子问到感想,他就拿文言文说:武士在那里,我必须去保护他了。
寛子告诉他,那些都是人演的,并不是真的。后来他看惯了,非常喜欢看古装戏,也是跪坐着,恭恭敬敬地看,也会发表一下意见,说那个和服的花纹不对,那个房顶的瓦形状从没见过,云云。
文言文,发髻,勤劳,淳朴-----哎,哪里有这么个人呢。我也找找去,要是找到,我就不放他回去了,留在现代,放在身边。所以说我还是私心太重,这本书里面的寛子,一边舍不得,却一边不断地在帮他寻找回家的路。

文字也极好,风格好像是自然流着的水。
这本书一下子卖了10万部。名字直译是《梳着发髻的布丁》。等我再翻译几年产品说明书、董事会资料,有点闲钱了,就慢慢翻一部自己喜欢的书。小M快点给我上大学去吧。

ちょんまげぷりん (有预告片)
「人生はケーキほど甘くないでござる。」人生不像蛋糕那样甜。

1 comment:

soohuan said...

好啊!期待你的翻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