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4, 2006


(画了一条蛇在鞋子上。蛇,就是当年劝夏娃吃了个苹果,给天下女人恨得这样。)

雨后,从厨房的门出去后院,整理垃圾,顺便拔草。
本来铺满石子的,年长日久,也会有些草。
一个大的垃圾桶,盖子被风吹开,积了点雨水,就把它翻过来倒掉。顺手把边上的草拔一拔。忽然,尖叫起来,那里有一条蛇!拇指粗,扭扭曲曲,盘成一个连续的S形,一动不动在桶底下。眼睛是闭着的。
隔壁的木匠人家还没回来,没有一个男的在近处,一边叫,叫得自己越发地怕,又叫:“へび!へび!”
看看还是没有人来,只好自己拿了把长柄的扫帚,重又盖上。
过了惊蛰了,它还在冬眠。好在如此,要是游到我的脚上来,不等它咬,马上怕得死掉了。-------以后洗一百遍都洗不掉那个感觉。

冬眠的动物,很多人羡慕,说,多好啊,一个寒冷的冬天,就那样睡着过去了。其实也不全那样的。想想那条毫无防备,忍辱负重的蛇,有些可怜。
樱花都在陆续地谢,马上就要醒来了吧。它和蛇朋友的对话,会不会是这样的呢?
蛇甲:早安!
蛇乙:早安!小青你瘦很多。
蛇甲:你不也是。唉,今年冬天真冷,还怕捱不过去了呢!
蛇乙:我倒还好,睡前有只田鸡送上门来,积了点膘。
蛇甲:那个女主人,看到我,吓得半死。其实我还怕她呢!
蛇乙:没有还手之力的冬眠,要命的。
蛇甲:好在她叫着跑了。真怕后面的木匠,五大三粗。
蛇乙:大难不死,好,好。

有时候看动物节目,讲羚羊的,我们怕它被狮子豺狼吃掉。讲狮子的,我们怕它逮不到羚羊,饿着了幼狮。角度不同罢了。
而我们在描述一件事,一个人的时候,不带任何的主观,真是很难的一件事。 Posted by Picasa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人有大脑,有感情,再客观的描述,也会因为语气,神态以及选择的角度不同而变得不那么客观。
ps.只在一只鞋上画是不够的,建议两只鞋上分别画上男蛇女蛇,这样这条女蛇就不至于寂寞了。 mister

aki said...

结果还是会有感情在语言里,行动上。尽量从多个角度看看吧。顶多做到这样了。
蛇,倒还真分不清男女。
不知该怎样画?
另一只鞋,画的是应景的梅花杜鹃。
粉色的花,翠绿的鸟,白肚子,白眉毛。总之就是春天。

jiajia said...

画得真好。蛇或许是我最讨厌的生物。也不是为了别的,看着他软软蠕动的身体整个人都汗毛倒竖,许久还心有余悸。

aki said...

jiajia是不是是不是,蛇很可怕!
这条蛇,以前就在我家,还有名字,是叫小青。
还有只青蛙,估计是那只,也有名字,叫“绿”。
不知今年还在不在。
去年纱窗夹死了一只青蛙,那个软软的感觉,真是很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