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0, 2006

时代不同了

开车在路上。手机响。看看没有警察,就接了。
是李先生,一个上海的商人。因为工作上多多少少有些搭界,所以认识了。年轻有为,现在也有小小的身家。人品相貌都可以。
去上海公干的时候,会私人地受些照顾。用车啦,吃饭啦。
他来日本时,也会尽些地主之宜。

男女年纪相近,单独相处,互相在异地依赖,多多少少就有些暧昧起来。不是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只是顺理成章,如此而已。所以也就没想过要去进一步地怎样怎样。现实里面,互相知道不可能。不是同类。
商人,一向心底里有些不喜欢。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奸,还有急功近利的毛病。所以心底里是留着距离的。对方呢,不太清楚。------只是,女人,总是有些自恋的倾向。
比如对方黯然地说:“我知道你不会从心里爱我很多。但我是真的对你的。哪怕你只是寂寞的时候想起我,我也没有怨言。”
这种话,听得心里不知不觉骄傲起来。还有些歉意,为对方的“允许我爱你吧”这样的无所求,而动了心。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伎俩而已。谁没有求!都不是小孩子了。
······

电话里,说了几句客套话,又说:“你先前说过的某某,现在在一起吃饭。我说是你朋友,他们就很客气呢。”
知道这个人,以前在日本的时候,帮过他很大一个忙,借钱以上的忙,几乎救过他的命。所以相信只要有求,一定是必应的。后来他回国,做了一个生意,又正好遇上贵人相帮,近来说开着BMW了。
旧人发达之后,去认亲,是我所不喜的事。所以几年来,只有个电话,不曾联系。

有次和李先生说到这个,因为行业比较相近,他说有机会要借我面子。我说,不喜欢。逼着人家还人情不好。再说,做生意,一是一,二是二,有人情夹在里面,互相难堪,最是后患无穷的做法。
当时他只说,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

电话那头,他说,你跟他们说几句?
当下很生气,只是说:在开车,不好打太久电话。随即挂了。
现代社会,女人出来做事的也多了。想不到不但要防人家图你的色,还要防被利用。
中国人做事,很大弊端,就是公私不分。上来就是关系,人情。所以我这种人,真的只可以在单纯的环境里面。

一个男人,人家不爱你,不是羞耻。但是千万不要给人看不起。

* 为这件事很不开心,所以语无伦次地写了下来。写过就想忘掉。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开心就没有必要了吧,至少还是有被利用价值的嘛。哈哈。。。 mister

somed said...

关注ing

Anonymous said...

活在日本就是比活在中国单纯多了。

风花啊,开车打手机,让阿SIR看到了,哈哈。。。。。很贵的啊。


花田

aki said...

mister:实话说,单单图色,还可以满足一点虚荣心。图到其他,女人一般是不高兴的。

aki said...

somed:怎么个关注法?。。。

aki said...

花田:是的。我想日本的生活,工作,比中国简单得多。
中国人是商。日本人是工。
前者心眼多多,后者只是一心研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