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7, 2006

蛇的故事

院子里的“朝颜”-------大朵的牵牛花,叶子长到了五六张,从中间抽出弯弯的藤。要搭架子了。
于是绕到房子的东侧去拿支架。
------赫然一条长虫!一米左右的大家伙,青灰色的背,像条绳子似的慢慢在游。当下只有逃,吓得没有了魂。
有时候真的会想,这么丑恶的东西,为什么造物主要造它出来吓人。

蛇,最初被讨厌,是因为劝了男人女人摘了伊甸园的苹果吃。人类不知自我检讨意志的软弱,却全部怪罪蛇的多嘴与邪恶。
------很多书中如此记载。
其实考证下来,当时吃的不是苹果,而是无花果。这样一想,很有道理。蛇出没得最多的季节,是夏季,正是无花果的成熟季节(苹果在深秋),因为夏天有青蛙吃。
伊甸园的故事,源于中东。当时那里并无栽培苹果的纪录。而且在图片中,人在吃了禁果之后,忽然用叶子护住私处,叶子的形状是掌状,正是无花果。

无花果的果实,其实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花。别名:蓬莱柿、南蛮柿、唐柿。古名是梵语的音译“映日果”。日语的发音为yichijiku,说是“一熟”而来。一天熟一个,或者一个果子成熟需要一个月的意思。桑科植物。
多产在四国、九州等地,喜欢水边的湿地。日本忌讳在家宅周围种植无花果树,要吃,也勉强种在北侧,以避人耳目。
旧时日本的建筑,茅房在住宅的别栋,所以对无花果更多的印象,是在日阴,展着大大的叶子,结着青色的球球。

说回蛇。(我总是东拉西扯)
此地的毒蛇,最多的是蝮蛇。日本多山,土色略带红黄色,蝮蛇也是这个颜色,圆圆的斑纹,顶着一个三角形的头,邪恶的目光,粗短的身体,体长也不过50cm。
6月的萤火虫季节,去到河边草丛,看到远远的草丛里,有萤火虫闪闪地,于是近前想去捉了捧在手里------这个亮光,往往是蝮蛇的眼睛。
7月或者冬眠前的蝮蛇,正是产卵季节,常出来晒日光浴,逢人必咬。那就不同于家宅周围的蛇了。蝮蛇是胎生,见过给车辗过的死蛇,从娘肚子里游出来5条小蛇!

蛇的故事,很怕却总爱听。说两个。
有个人,抓了一条毒蛇,得意洋洋地泡了一瓶烧酒。泡了几个月,想看看是不是时辰了,于是打开盖子瞧瞧。
“啪库”一声,蛇窜出来咬死了他。
原来,他在灌酒的时候,瓶子上部留了一点点空隙,蛇,就靠这点空气苟延残喘,不食几月,只等开瓶的瞬间。
-------蛇酒据说很腥,就是蛇那种气味。(即使是灵丹妙药,我是打死也不会喝的。)

有家饭店,专门做毒蛇的料理。
小伙计每天谨慎处理。那一天,他如同往常地剪下一堆蛇头,散乱在地。晚上打烊前拿把笤帚来扫。蛇眼微歙,再毒还是被人料理了。有一个蛇头滚落在脚边,他随手去捡,也是“啪库”一声,那个无身的头,咬在他的手上,当即身亡。

天气炎热,听听这些鬼话,毛骨悚然,权当纳凉。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够吓人的。
好在以前在广西喝三蛇酒时,都是伙计给倒过来的,自己没凑到瓶口。
据说蛇酒很有药效的。至于什么效果,喝过之后就忘了,多年之后的现在,药效也早就无影无踪了。
mister

aki said...

三蛇三鞭,都是可怕的东西。那个东西,给圆圆的瓶子放大了。恐怖的说。
蛇酒治风湿,壮阳,暖身?好象是。反正我是不喝,死也不喝,只吃炸蛇块,那个是美味。就是骨头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