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06

解袂告离,云往风飞。

Link里面的有个链接,链接不上,但是没有删除。
因为自己也很突然。这个人忽然不写。并把博客完全地删除。
写了两年多的文章。其中很多诗,令人爱不释手。很多文,令人忍俊不禁。
才华与痴狂,跃然纸上。
读着他的文,会想,这是怎样一个人呢。

一样地写着字,感觉到写字的寂寞。因为,写字是一个人在沉浸。在吐着心里的话。咬噬着思想。
是不是因为这一点,才会有亲切感。

因为有人问起,说无法链接,所以解释一下。但是真的不愿意就这样删除。即便放在那里看看,亦是好的。就感觉,什么时候,忽然点击一下,就有熟悉的蓝色网页跳出。感觉还会。

引用一句他的文:不留在眼前的,已留在心上。

6 comments:

YJ said...

應該是瘋子的blog吧?我也覺得好可惜。

aki said...

一直以来,对于未曾谋面的疯子,有种文人相惜的感觉----虽然这样说,太抬举自己了。
一向通透的疯子,忽然这样决绝。

而且,觉得最大的遗憾,莫过于看他最后一篇的时候,不知道这将是最后。
好象与一个人,以为还有来日方长,却忽然地没有了下次。

疯子你要留给我们怎样的遗憾呢。
日文把这种心情叫作“未练”,没有合适的中文词来表达。

Anonymous said...

以前看你介绍,说这个男人比女人还懂女人的,还特地过去看了一次。

Daisy

aki said...

记得我第一次看他文章,以为出自女人之手。后来知道了,还很惊异。

Anonymous said...

真诚地为疯子祈祷。
也希望大家抬起头放眼望去。
一个疯子倒下了,更多的疯子已经站起来了。
一个疯子的blog消失了,无数个疯子的blog又贴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疯子的世界。
这是一个催生blog的时代。
mister

aki said...

认真说,疯子那样的文章是不多见的。
至少我写不到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