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9, 2006

打扮,扮作快乐。

七月,有很多好听的名字。
七夕月,七夜月,爱逢月,文披月,兰月,女郎花月,穗见月,秋初月。
今年却是无尽的梅雨。
因为一些琐事的不快乐,去弄头发来散心。

男人不开心,是去摆弄机器,做木工,洗车。
女人,吃,买,打扮。
常去的美容院,叫Hearty。不巧店长回家生孩子去了。所以就很麻烦要告诉她们自己的要求。店长是知道我的,冬天短发,夏天烫头,春秋长长直直。
什么样的?被问了,也就大言不惭:梅格·瑞恩。
是第一部电影里的长长松松的样子,还是后来的短短卷卷的样子?回答后者。

不喜欢男的美容师。感觉暧昧。尤其是这个行业的男人------男孩,都小。漂亮得英气逼人,不敢那么一头泡沫地给人家看。额头的粉也会给洗掉。
好在日本的美容院,大都是仰卧洗发,然后她们会给你蒙上眼睛,避免对视,方便她们打量你。所以太帅的男孩,是会紧张的。花钱是要放松的。于是只去女人的店。

烫发要9,000块。剪头发4,000。因为贵,所以最近开了一些速食面那样的店,一个吸尘器似的机器,不问青红皂白,一个头一千块,10分钟完事。没敢试。还想见人。
每经过这种店,总是想起《米老鼠和唐老鸭》的一段。鸭子去做头发,坐上椅子,不小心屁股朝天,机器也不看,就拿皮带把他固定起来。肥肥尖尖的白屁股,朝着上面,戴水手帽的鸭头,在底下。机器人的铁爪子,把他洗得一屁股的泡沫,冲得稀里哗啦,剪得光光溜溜,再拿电吹风吹着他敏感的部位,鸭子乱叫,鸭毛满天飞,就是挣不脱那根安全带。最后梳个三七开,根根细致入微,贴切地贴在臀上。看到这里,已经笑得要死。
机器还在折腾他。一把把他翻个个儿,不由分说皮带扣好,继续给他擦皮鞋。可怜的鸭子,满嘴鞋油,给刷得眼冒金星,乌黑锃亮,好比天使光环。
欢快的节奏,音乐不停,到这里,手风琴呼啦一声,皮带松开,鸭子落地,上下是颠倒的。鸭子重又往黑头上扣水手帽,丝带飘飘,他眨巴着黑暗里的眼睛,一脸沮丧。想着怎么去见他的戴西小甜心。

迪斯尼是百看不厌的。想到这里,头发也做好了。感觉可以换一个心情,心里那些灰色的东西,跟着头发,细细碎碎地被剪在地下。

两种男人,是好看也不好,不好看也不好的。
一种美容师。一种牙医。
附近新开业的牙医,刚刚出道,木村拓哉似的美少年。结果男的不喜,女的怕在偶像面前张嘴。只有一班小朋友客人-------她们的妈妈,借治疗小孩子,自己可以神定气闲地在边上看他。

所以男人好看,有时还真不方便。另女人驻足远观。其实有些清洁感就可以,不要把女人给比下去了才好。

17 comments:

Head Hunter said...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Anonymous said...

原来aki喜欢梅格·瑞恩的。somed

aki said...

head hunter:还有男人专门爱坏女人呢。

aki said...

somed:是喜欢她的。很让人开心的永远的小魔女形象。还有喜欢她笑,非常可爱,鲜活鲜活的。
不太喜欢矜持的,生涩的,孤高的女人,再美,都欠缺些。

Anonymous said...

大言不惭地问一句:梅格·瑞恩是谁?
多大的星星,经常在俺这儿都黯淡无光。
不是因为他们不够亮,实在是俺孤陋寡闻。。。
mister

aki said...

日文叫作メグ・ライアン,英文我拼不对。就是演《めぐり会えたら》的那个。长得和我差不多。

Anonymous said...

我长到这么大才知道。其实 其实男生长的帅是有好处的,泡女生很容易上手。
花田

jiajia said...

好看的男人,只是用来看的,还是别带回家的好。

jiajia said...

那一集米老鼠和唐老鸭,我也印象很清楚呢,呵呵。

Anonymous said...

《めぐり会えたら》的英文题是《Sleepless in Seattle》(西雅图不眠夜),cast by Tom Hanks and Mag Ryan. 电影一般般,不是很喜欢。 somed

Anonymous said...

TO,JIAJIA,男人到靓的女人,都想娶回家?为什么女人遇到帅男人,却不可以拿回家呢?
花田

aki said...

因为老天不会独钟,男人太帅,会欠缺其他的一些部分。即使真的很完美,太漂亮男人在身边晃悠,总不太定心的说。

这里区别“帅”和“男人味”。男人么,比较堂堂的就可以,不用“标致”。
-----苏州评弹里,称好看为“标致”。男女通用,比较象当地气氛。

aki said...

梅格·瑞恩,最喜欢她的,是那个和一个男的(长得像谭咏麟,或者是在《Ally,MY LOVE》里的John)。
她还跟他说:高潮都是装的,不信我来装给你看。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有声有色地表演了一段。---这个是这部戏印象犹深的一段。
两人拌嘴不停,却在某个时刻,忽然意识到“喜欢每天醒来,有你在身边”----不记得原话了,大概就是这样。
对于这种love comedy,还是喜欢看的。

蛋糕打在脸上,人爬在桌子下,摔跤,弄错人,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都可以看着笑笑。

Anonymous said...

你写的那集唐老鸭我看过。真是印象深刻。

我的美容师是男的,28岁,长得很像周杰伦。不过参加婚礼什么的时候会在家附近女美容师那里做头发。おばさん,很喜欢说话,人很好。


Daisy

aki said...

周杰伦,真好呵。如果是我,就会面红耳赤,都不知跟对方说要做什么头了。冒出来一句:
“跟你一样的。。。。”
おばさん一般来说,会帮人穿和服,做up上去的头,做得很标准吧。

可惜我的朋友,新结婚的少,离婚的倒多。
唉。

Daisy said...

周杰伦不是拍了“头文字D”在日本公开了嘛。我跟美容室说你长得很像台湾一个star,站在那里不说话,简直是一模一样。跟他说Jay,他没反应;跟他说头文字里面的拓海,马上就知道了。说他朋友也跟他说了一样的话。

不过,确实,面对帅哥,压力比较大。

偶再过两年大概要碰到结婚狂潮了。身边N对朋友都说08年左右结婚的。。。

aki said...

人也真是,说到结婚,都还是蛮憧憬的。
离婚的朋友说:花那点婚礼钱,不如留着,用来安排离婚后的生活。
听着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