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2, 2006

分手总是难免的。

接连地下雨,气温也比往年低些。
野蓟花,本该开在六月,居然现在还有。儿时在麦田里的一种野花。粉红的毛球球花,却满身是刺。

传说是玛丽亚把钉基督的钉子埋于地下,那里就长出了一棵野蓟花。
另有传说,13世纪,挪威军队入侵苏格兰的时候,一夜之间,城堡周围的壕沟,河水干涸,长出一面野蓟,挪威军正要赤脚渡河,结果被刺扎得悲鸣不已,苏格兰的阿雷吉桑德洛斯王的领地得以保全。

花语是:报复,严格,独立。
另有一说:请多知道我一些吧。

觉得野蓟很像初恋。笨拙的,说着一些伤人的话,同时也是伤了自己。以为无话不可以说。以为说出来就好。今天所想,一定要他全部知道。
再后来,我们就知道,话并不一定都要说出来。只为对方眼中的自己,不至于那么不堪,那么可怜,几乎就像一个乞讨爱情的叫化子。

女友说:我们好像没有感觉了。于是我试探他,问他要回我的钥匙。没想到他什么也不说,就还给我。------受了大大的伤,以为他会问为什么。会留恋一番。
我说:大家都不肯说出来而已。

所以初恋才是美好的。因为无所隐藏,不懂掩盖内心。
后来的分手,都是矜持着,只为自己不要伤得太深,不愿去面对或许自己还爱他的事实。

想起一则希腊神话。一种永远的痛。
Prometheus未得到宙斯的准许,就从太阳神的凯旋车偷窃了火,送给世人。于是宙斯命令Hermes把他绑在岩石上,令鹫每天来吃他的肝脏。夜间又令他的肝脏生长、复原。好让鹫第二天又来啄食。他的痛苦,永远地继续。
直到宙斯开恩,命海拉库雷斯射下了鹫。Prometheus才得以解脱。

我们现在的痛,就是这样的。
心上只是忘不了,夜间生出隐约的希望。天亮了,我要去告诉他,其实我是爱他的,一切就会好了。他会拥我在怀,说:亲爱的,我想的与你一样。我也正想告诉你同样的话。
东方发白,现实就上来了。鹫展翅飞来,远远地如同一片黑色的云。一口一口,咬得鲜血淋漓,说:傻瓜,难道你要去求他爱你么。

分手。
初恋的时候,我们惊叫:OUCH!
后来,我们强装着笑,说:分手了,还是朋友。

-------写于清晨。你看,那只鹫,就要飞来。我已看得到它的影子。听到它的叫声将将。

2 comments:

jiajia said...

我以为爱一个人就会无所隐藏。原来,只是初恋而已啊。

aki said...

每次分手,都想,下次,我会做得更好了,至少不要再这样遍体鳞伤了。
----其实就是说,爱得有分寸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