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3, 2006

江南应是绿多时

眠之树,中文是什么树呢。到了夜间就会合上它的羽状叶子,沉沉睡去的一种树,是“合欢树”。

7月15日的生日花,是合欢树――ねむの木(nemunoki)。
家乡的小河边,有过一棵大大的合欢树,半个身子探出去,斜斜地张到水上,每到季节,开满一支支展开的毛笔似的花。毛笔蘸着胭脂,化得淡淡的。云彩一样,晚霞一样。
自己儿时不知它的名字,心里只叫它“毛笔树”。是天女化妆用的。刚好开在七夕前后,又或许是七仙女的霓裳搭在树梢,给那个放牛佬顺手牵羊了去。

家乡还有一种木槿花,也是开在这个时节。隔壁的姐姐用它的叶子揉搓,搓出泡沫,用来洗头。看着好玩,也去洗洗。染回家一头的虱子。小孩子不觉痒-----都说儿童对于疼痛等等不快的感觉,迟钝于大人。比如痛,只觉得到大人的三分之一。所以才会那么混沌地快乐吧。
和奶奶夜间作一头睡,把虱子弄到奶奶头上去了。
一直是个清洁的小孩,下雨天,别家的孩子,鞋子满是泥。只有我的小布鞋,干净清爽。所以邻居都说,这个小孩,不愧父母是城里念书的。
奶奶问起原委,才知是隔壁小姐姐闯的祸。于是搬了小凳子,在天井细细地篦来。旧时的老房子,长条,阴凉,廊下有风,背上、脖子清凉无汗。

又值养蚕的季节,江南人家,旧时很多人家养蚕。小时候放在手上玩耍,不觉得怎样。现在想想,那么大一条青白色的虫,很是恶心。
夜间,姑姑她们好象有个吃奶孩子一样,一夜起来好几次,去蚕的房间。那里放着大大的架子,蚕长大,一分再分,到后来就有十几张巨大的竹匾,全部是肥白的虫。沙沙地吃着桑叶。桑叶不能有露水,否则虫会拉肚子。
那个时候,一年之计就在于一熟稻,一季蚕。所以都是很看重蚕宝宝的。

取一条蚕,给小孩子生吃下去,夏天可以不生痱子。大人也有用,不过实在是吞不下去罢了。很象鲁迅的旧小说里写过的民间秘方。蟋蟀做药引子,还要一公一母什么的。
《红楼梦》里也是,妙玉她们,泡杯茶,要从去年做起,梅花上的雪,装进坛子,埋在树下。多少功夫!我们这样的俗物,恐怕只好牛饮自来水了。

七夕,因为没有许诺一年一会的人,也就忘记了。一看日历,居然已是年半,心中一惊。
奶奶过世也有好多年了。想要尽孝时,不见跟前人。一老一小度过的时光,就是自己童年大部分的记忆了。
门前架上紫色的扁豆花,后院水边每天采摘的黄花菜,都象远处绽放的烟花,无声无息,化作流星落进黑暗。先前的颜色,却定格在心上。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小学时候养过蚕宝宝,后来出了一点事情,实在对蚕过敏,简直敬而远之。
据说扁豆花长得很好看。
还有你睡觉好晚。

Daisy

aki said...

扁豆、豌豆、蚕豆,都是豆科,花都可以看看的。
扁豆花紫红色,大朵,很是漂亮。
豌豆花的园艺种就是麝香豆,极柔美的一种花。松田圣子唱过《スイートピー》就是麝香豆。当年甜美。
蚕豆花黑心,才没人赞。

昨晚陪一个伤心的朋友在msn上,所以晚了。
今天头痛。但是想想,或许他有我说说,心里好受些,也就值得了。

Anonymous said...

扁豆、豌豆、蚕豆,都是豆科,花都可以看看的。
扁豆花紫红色,大朵,很是漂亮。
豌豆花的园艺种就是麝香豆,极柔美的一种花。松田圣子唱过《�

jiajia said...

小学有个好朋友特别会养蚕,差不多每个生命阶段都给要来试着养过,从来没完成过一个生命周期,郁闷~~
今天的照片,远远看去,很梦幻的样子。

aki said...

蚕茧用来按摩皮肤,是很好的美容呢。

小蚕孵化的时候,记得是晤在怀里的。现在桑树少了,否则还想养了试试。

aki said...

下雨,拍不到照片,只在网上搜索到这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