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3, 2007

勿忘我

我的上司,一生中有一个不渝的妻子,和其他无数女人。年轻时候的债,现在一点一点在还出来。
一个是我们的同事香子。虽然职位都是一样的,无形中她却比我们高。工作的事,一问三不知,完全就是一个薪水强盗。只有金库的钥匙和我们的工资明细,她是到死也不会放手的。有一次上司又伤了她的心,她忽然发作了美尼尔氏综合症,天旋地转,第二天是发饷的日子,她居然爬着来发钱。
老了,没有什么可以再留住男人,只有抓一把钥匙,一个密码。
年轻时是个大美女,但是性格激烈,心胸狭隘,在美貌消逝之后,男人对她再无爱意。上司不会开除她。永远。她的青春,只换来了一份到老的工作。
事务所都是女人。固定地说着不在的那个人的坏话。-----不叫坏话,只是一些夹叙夹议而已。
我们都误以为自己是面面俱到的,其实背后还不是被别人笑笑说说。

而最近又有一件事,惹到香子生气。另一个女人茂子,借口要搬房子,要我们的上司出一部分房租。这个女人其貌不扬,当年刚刚从山村出来,就给看上了。终身不嫁。我们评论是嫁不掉。典型的除了青春,头脑空空的女人。这种女人是过不得25岁的。据观察,他们之间已经好几年没有瓜葛,只是担着虚名。
而上司,老来改口吃老的了。最近的恋人,是人家的太太。他说:到了这个年纪,年轻的女人压力太大。不如老的,倒也会体谅。
我们琢磨他的深意,伏在桌子上吃吃地笑。

很看不起这些女人。另外也觉得上司为人太善,该分手的没有分掉,拖拖拉拉把她们留在手边,直到再也嫁不出去的年龄,就需终生照顾她们。
于是在想,男人的爱,究竟是留还是不留。
而女人能够理解的爱,又是哪一种。

说要走,他说:不要。
而女人如果真的留下,因而耽误了大好青春,之后势必是会怨的。除非他有不变的心,源源不断的爱情,取之不尽的财富。

如果他不挽留,说:遵从你的决定,我没有权利挽留。背过去掉下眼泪。
女人看不到他的伤心-----很多时候,男人的眼泪也不过就是源于寂寞。很快就有填补的一种暂时性的东西。
然后女人说:你居然不留我。就为了这一点,我都是决意要走的。
爱情成为过去,也就定格在心上。纠缠到这一步,日后断断是忘不掉的那一个。不管嫁人,或是事业有成,女人都会在心上假想曾经放手的另一种可能。爱情在记忆中完美。

前些天,与小M聊天。说到爱,我说,爱情是生病,结婚是病入膏肓的癌症。小M吓一跳,说为什么,那么美好的字眼,居然是一桩毛病。
在我们年少的时候,曾经相信过那么多的东西。成长,好象就是一种追着美丽的肥皂泡,踩着自己的倒影,然后在到手前或是到手后,看那些肥皂泡一一破灭,直到有一天,我们的关节僵硬,再也追不动,还在留恋逝去的那一个,说:如果当时当地,我跑得再快些,是不是结果就会不同。或者:如果我少用一点力气去抓,是不是它就不会破。

那么,在我说要走的时候,你是留还是不留?
男人可以狡猾地回答:你要我留还是不留?
Aki也试着问过此类俗气的问题。回答基本都是:你不会因为我的挽留而改变决定。-----如果再问:那么,你的内心呢?
如此追究下去,就实在很没有意思了。

写到这里,忽然记起4月24日的生日花,是勿忘我。英文名为Forget-me-not。
源于法国的故事。骑士爱上少女。某日在赛纳河畔散步。少女看到河边一丛蓝色的小花,说:好美,我要。
骑士俯身去摘,结果失足掉下水,他奋力把花扔给少女,一边说:不要忘记我。一边被河水淹没。
少女终生不忘,装饰此花在发间。
勿忘我的花语是:不忘。真正的爱。

你看,只有拿性命换来的爱,才是真正的。其他东西,在今日的世间,说的人,听的人,都是不作数的了。
要记着这一点,留与不留,忘与不忘,都不是主观的东西。真正重要的东西,打个比喻,移植。
知道么,移植了一块肝,一个肾,一片角膜,都会忽然在心里浮现出从无记忆的景象,来自身体发肤的旧主人,于是科学家公布:人的记忆,不只是脑,或许在于每一个细胞。
也就是说,真正的爱情,是散入四肢内脏的一种东西。

照片摄于今年4月,冬天种下的勿忘我,等到开花后才知道是粉色的。很多人慕名,看到真花,却说原来勿忘我如此朴素。细细碎碎的小花,开在柔弱的枝梢,远看像一片云彩。其实当时种的时候,想要一株蓝色。花,需要一年。和爱情一样,都是需要时间去印证的一种东西。

7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为什么会这样子?

aki said...

你是说花的颜色吗?
我去买花苗,看不到颜色。种下去,照料了一个冬天,开出来一看是粉色。
勿忘我有三个颜色。蓝色是最忧伤的。粉色很清秀。还有白色。
摘了几枝放在办公桌上,每每眺望,为不能忘却的很多东西垂泪不已。

Anonymous said...

刚刚看了你的文章,好像觉得你很伤感,很对不起,今天突然给你发mail,感觉自己很自私。希望你不要活在回味中,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每个人都有不如意,就当所发生过的事,都是理所当然的。
木兰

aki said...

木兰,不要介意,我一向伤感。
只是对于感情类的东西,实在提不出什么好建议,在我看来,几乎都是空的。男人似乎比女人更来得自私些。
还有我不知不觉胖了三公斤,几乎绝望。开始以为是生理前的关系,结果过了之后还是一样重。
压力大的时候,狂吃巧克力所致吧。
5月中要去旅行,赶紧减肥。

said...

aki,看了这篇,忽然很想哭。最近忽然又很想念某个人,一直互相纠缠一直被我伤害,终于在去年放下了。现在的生活好像挺正常的,但某些时候心底会骤然涌起一阵思念,想他那时对我的好和缠绵温柔,想自己欠了他那么多最终还是无法偿还。
是自己太贪心,还是太自私了?

aki said...

亲爱的,经历这些,才会理解他人的痛,也就是长大了,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次一次过来的。然而人也健忘,爱了,放手了,想起就心痛,下一次还是如此地重复。
我在慢慢写这个博客的时候,已经越来越温和,而学会理解一切情爱。
欠了与偿还的问题,我不知怎么很好地解释,有人说是轮回,总有偿还或是收取的时候。或许前生他负了你,已经在今生扯平。
姑且这么想吧。想了太多,aki近来有点发疯。

said...

或者人也应该学会不要样样事物都拿来比较,否则难过的就是自己。
听过一个轮回的故事。一个读书人和一位女郎相亲相爱,在他赴京考试前相约应考回来后迎娶她。但当读书人考中状元回来后发现女郎已另嫁他人,他非常的不解和苦恼。一天,一位佛陀经过,他帮读书人开了佛眼,看到一个画面:一个荒凉的海滩上,有一女尸裸体伏在岸边。一个路人经过,摇摇头走开了;第二个路人经过,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女尸身上,也走开了;第三个路人经过,在岸边挖了坑埋葬了女尸。佛陀对读书人说,你的前世是第二个路人,和女郎的因缘因你为她披衣而起,她今世已作回报。而女郎的丈夫就是那个埋葬她的第三个路人。
或许天气的问题吧,总有时忽然脑筋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