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1, 2007

一寸短,一寸险



今夏的流行,是上长下短。
上衣的灵感,据说来自古希腊的男装,《Troy》里面的武士,上衣长至膝。
而下面,则是紧身或者短俏。比如短裤、短裙。

常去的衣服店,有一家是UNIQLO,经常在这里买一些基础的衣服,再去别家买些出奇的衣服来配。这样,就看不出穿得大众而普通。
UNIQLO这家店,据点在山口县,开在全国。它的经营,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一开始,它在中国寻找工厂,派进自家的人,去指导技术。而它采用的原料,都是很好的。比如冬天的意大利羊毛,夏天的埃及棉。只取其中百分之一点点的最好的部分,所以手感非常好。
UNIQLO刚刚兴起的时候,差不多是十年前。当时日本国内还有重国产的倾向,在外国制造的货物,一般在形象上就要廉价一些。它很稳重地走高质量,低价格的路线,而且始终保持不跟随流行,只取大众化的式样,这样,它的缝制工厂就可以降低很大一部分成本。
后来它一步步增加连锁店。几年前,听说在上海也开了分店。

它最好销的商品,有几样。
雨伞。完全地简洁,木柄,纯色,一般雨伞,至少在千元以上,它只卖680日元。而雨伞这种东西,是经常丢的。丢了的话,贵和不贵毫无区别。比如一双长丝袜,Dior的,和小牌子的,一样是要抽丝的。这种东西,只要好用,无所谓贵贱。
衬衣。UNIQLO的衬衣(男装很少看,不懂。只说女装),适合Office Casual,可以衬西装,也可以单穿,更可以配了恤衫,开着门襟穿。而且,它的设计,不如时装的千变万化,但是因为式样简单,就有更多余力来研究裁剪,使纸样精益求精。----它的腰身线条非常漂亮。
恤衫。基本式样不变,但是近年请一些新锐的艺术家来设计图画,推出新奇的画。今年买了它的一件深蓝色细条的恤衫,面料十分柔软,胸口有银色的印花。线条大同小异,每年粗细不同。时尚就是如此,不要以为和几年前差不多的衣服又在流行了,你看它的taste是迥异的。区别在细微处。
内衣。最好的内衣,当然是华戈尔,和Wing,但是太贵了,一件胸衣差不多5000块,都没有钱买外衣了。UNIQLO的内衣只要2000块之内,没有花边蕾丝,但是很舒适。颜色简单,都是纯色,黑、白、肤色、粉色、天蓝。反过来说,内衣太古怪,就一定要配上成套的下面,否则脱出来,上下极不一致。UNIQLO的内衣,在衣柜里随手拿出来,无需配下面的颜色,
另外,它的内衣里面的钢丝,百折不挠,据说参考了运动学家的意见,最是科学。
牛仔系列。当然,Lee,Levis,Edwin的牛仔布是最重的。衡量牛仔布的优劣,是磅一下重量。看加工,主要是比较水洗。做得差的水洗,细看是有折痕的。好的厂家,比如做上衣的水洗,一定会在袖子里塞上筒状的填塞物,防止笔笔挺两条线。

今年的牛仔,是短到屁股的短裤,和同样的短裙。后者可以配上紧身裤穿。裙子+裤子,近年铺天盖地。对于先天的身材有扬长避短的效果。
日本的衣服,总是早于季节上市,到了正要穿的时候,就开始降价了。aki门槛很精,从不早买了压衣箱,买了一定明天就穿。
短裤好象太随便,就买了一条短裙。刚出来的时候要2990日元,现在只要1000块。真是赚了。
但是aki是不喜欢和别人穿同样衣服的。于是画了很多繁花在裙子上,牛仔配上日本传统的图案式的花样,相反的路线,却有惊讶的美。菊花,是一种很细致的花,花瓣画得手酸。叶子重在写意,在绿色未干的时候,零星地用一些亮蓝,就有幻想的色彩。
本来还要加只蝴蝶,有点悃了,就罢了。菊花端庄,不要虫鸟也够好的。如果是牡丹,就要蝴蝶的。梅花须云雀。翠柳需黄鹂。橘梗需月亮。荻草需鹿。樱花琉璃鸟。葫芦要有只蟋蟀跳啊跳。菖蒲要配水鸟。松树绕蛇,或者一只老虎在吼。红叶要有虫咬的缺口。婆婆喂鸡。美女执扇。好男有刀。小桥下可以画只王八。
画画是游戏。对于aki来说,画与文都是很放松的一件事。赛过看心理医生。

每天激烈的工作下来,有这片刻的专注于宁静,心思就不再激烈。
我的同事们,各有各的排遣方式。有的人不开心就狂吃甜食,说糖分可以消除压力。有的会出去花钱,花完了,就死心了,感觉必须努力工作,再赚点来花花。有的患上恋爱依存症,需要不停地听到我爱你,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价值,有的去打赌博机,说脑子放出θ波,类似吸毒或者高潮,会上瘾。有的把怨气撒到别人身上。
aki是个温和而省钱的主,这样的人,放在家里,实在是便宜了某人。

今天穿着花团锦簇的裙子,上班去了。希望大家都有一个美丽的夏天。记着防晒。紫外线就像债,今天借了,日后一定要还的。

3 comments:

jiajia said...

漂亮死了。每次看到新的都感嘆一次。

aki said...

jiajia,我要有空,就天天在家里画画了。真喜欢画的过程,和穿在身上的瞬间。

杨小过 said...

应该穿在身上再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