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2, 2007

痴人说梦之一二三四


去到一个巨大的、四周都是玻璃的商店。店里同时卖着苹果和衣服。苹果有青苹果、红苹果。青的是朋友在那里寄卖的,可以不算我的钱。巨大的横杆上,挂着几件衣服,有的衣架上,挂着苹果树,很大,不知怎么挂上去的。树的样子不象真的,就像我图画里的、蘑菇状的树叶,一个个童话故事般的大苹果。
那边有个凳子,凳子上放着一把刀,刀口有苹果的碎屑和汁液。一个切开的红苹果,叫“Fuji",象介绍地心内部构造的示范模型。
我在店里寻找免费的青苹果。品种名叫“玉林”。却怎么也找不到。
然后我开始看衣服。都是T恤类的,没有特别留意的。
我在巨大的店内乱找乱看的时候,同去的女朋友却告诉我,她找到了青苹果,虽然很小,有些纹路,但是不要钱,这令我欣慰达到目的,但又怅惘,先找到的是她而不是我。
后来我们用那把刀切了来吃。吃在嘴里,全无味道。

我和另一个人一起骑车。事实上,我不怎么会骑车。基本只会骑那种轮子一点点大的自行车。梦里,我骑得不象我自己。朋友依稀变作男性。
迎面来了两个警察。很和气,却要看身份证。现实中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形,只是在工作上有时会处理这类问题。我一看自己,包不在身上,我的驾照在钱包里。钱包当然在包里。
我们站在苹果店门口的大路上。大路是本地的环状线。三叉路口,对过就是我的家。我却本能地心生厌恶。不知道为什么,我如此抵抗回家去拿证件来。
警察执意要看,我无奈只好答应回去拿一下再来,让他们等着。
车流穿梭,没有人注意到警察与我正在纠缠,我笑笑就走了。朋友说,你要不愿意,我们先去看场电影再回去拿。我想这个办法很好,就去看了两个小时的电影。出来估计警察已经走散了。我说他们会骂我不守信用。朋友说:反正他们没看过你的驾照,无法制裁你。
我喜欢他这样宽慰我。一些很明白的道理,从别人的嘴里讲出来,就变得这样具有说服力。

我站在家门口。心中无比讨厌,不想进去。但是毕竟只能回去。朋友已经走了,没人能陪我一世。
面前有一个模糊的人,在一团阴影里,是我辨不出性别。但我知道这是症结所在,我视他(她)为敌。他(她)和另一个人正在进门不远的地方谈笑风生。手舞足蹈。
我讨厌我不喜欢的人这样开心的样子。恨不得他(她)去死。在梦里,喜欢和厌恶都变得异常地极端。
我的包是银色的,在里面房间的榻榻米上。倚着高高的熨斗台放着。今天的确我烫过衣服,但是我的台子是折叠式的,并没有这样高。每次都是跪在地上熨衣服。我总喜欢熨斗的蒸汽薰着我,令我脸上毛孔偾张。
如果我要避开这个人,就必须走楼梯。楼梯十分地暗,而且隐隐地有种不安全的预兆。那阴暗角落里,还有几个黑影,是危险人物。男性。复数。
我的包,可以看得见,中间却隔着千难万险。那个榻榻米的房间,对我是逆光,可以看到窗口直射进来的阳光,灿烂而温暖,甚至有些眩晕。
我很不愿意,但是不得不对讨厌的人微微低一下头,从他们之间穿过去。
现在我梦寐以求的包,就在眼前了。唾手可得。我的心脏跳得欢快。

拿着包,在台子上摸了一把。忽然想,既然这么讨厌,我可以走的。可以不要回来。
然后我蹑手蹑脚地拎着包,又从他们之间穿过。我的喜悦溢于言表,一方面又怕他把我叫住。
急急地察看包里的东西,有我的钱包。钥匙。我总是在寻找钥匙,现在我要走了,永不回来,我再不用满世界找这无用的东西了。我的手霜也在里面,是叫作“白い手”,一年四季,我沾过水就会涂手霜。
我挤了一点在手背上,一直涂到手指尖。
我的手机是很重要的,一定程度上是我的吃饭家伙。但是梦里没有出现。或许是暗指,我认为重要的东西,其实一钱不值。丢开了就一定可以丢得开。
我迈步朝外面走出去。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至少我还可以走,不再回来。
于是我向前,返身却是黑暗一片,甚至脚下并没有地,我的脚迈出去,却悬在空中,无法放下。
完全的未知,终极的恐惧,我醒来,心里还象刚才那么压抑。

于是我起来画了这个梦。
痴人说梦。画梦的又是什么呢,岂不是傻子了。
我却喜欢这样白纸黑字地留下来。就像工作上,交待比较复杂的事情,我比较多地利用文字,而不是电话。文字是真实可信的。可以万古流传。
如果可能,我希望爱情可以付诸文字,以免口说无凭。比如一纸婚书。

窗外下着不连绵的梅雨,哗哗地,深藏很久的厌倦,一点一点上来。不知道自己还能走多远。

5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嗯,有内涵。
我看到我讨厌的人高兴的样子,也是异常的气氛,恨不得他死。

aki said...

哈哈哈,小过你看,我在梦里真毒。就这么直露。

杨小过 said...

嗯,我喜欢。
不过,不敢和你一起睡,万一你梦游将我杀了就完了。
哈哈

aki said...

最近都是看了恐怖片再睡觉的,所以看得累,睡得累,简直有些神经错乱。
小过,你写过的断背山,昨天才看。喜欢。不评。太好不过。
前天看SAW,蜡人馆,眼前一直是那张撕下来的面皮,内部全是血肉模糊,还有牙床。嗷嗷嗷,受不了。

杨小过 said...

aki,我不看恐怖片已经很久了。
其实,我是喜欢看恐怖片的,特别是两个人一起看,但是我不看恐怖片已经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