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09

务农记




入梅后的晴天,哪怕见着太阳,都仿佛蒙着一层黄蒙蒙的纱,地上的水分,蒸发成热哄哄的湿气,让人热而多汗。

当地的农民伯伯教小学生们插秧。他们寻思了一个好办法,使一大班的小朋友一起插,但秧苗依旧整齐。
取一根尼龙绳,每隔5公分左右,用胶带做一个记号,两个大伯两头拉着绳子,插在田埂上。吹哨,小朋友插一根秧,大家都插完,移前一步,拉好绳子,再插。如此,身后一看,绿油油的秧苗,可喜得很。

秧板是我们PTA的大人们抬到田头,并用手扯成5公分见方的小块,扔到田里,小朋友拿一块在手上,每3根插一茬,没有了再拿。学校通知今天大家一律短裤上学,并要带好替换衣服。
小朋友开始下到烂泥里去的时候,发出欢呼,原来比想象得要好玩得多,而且水田很凉快。田边潺潺地流着灌溉用水,不知取自哪里,估计是地下水,因为阴凉得很。我们大人洗手洗脚,洗干净了都还不肯出来。水流清澈,也看不到蚂蟥。

aki在田里看到一条,怕吸了下批小朋友的血,就捞上岸,估计也就干死了。水面上一层会飞的小虫子,这种几天就是一个生命周期的动物,蜂拥在水田上,应是欢唱着的。短短的生命里,它们必须不加选择地交配,生蛋。我在岸上,看小朋友开开心心地插秧,人在专注的时候,话就少,他们意外地安静。默默地插着。其实稻子是很坚强的,只要勉强立在泥里,过了几日,自然就扎根并稳固了。
天气热得有一点晕。6月过半。薪水总是感觉慢,而交房租的期限总感觉飞快。有时觉得房租真是很可惜的一项支出,因为哪怕付了一辈子,房子连一片瓦也还不是你的。每每觉得如此,就又开始计算,比如购了一幢自家的房子,把支出分摊在有生的岁月总数上,加上固定资产税,还是贵过租房一点。除非活过100岁。日本的房贷保险,有一点很好,就是这家的主要经济收入创造者,一旦死亡,分期付款就消失,房子送给你,再也不用继续供房。不知是否有因此而产生的谋杀。
但这个国家,男人看着威武,其实肩上担子重。所以现代多了许多“食草动物”,对于女人,看看而已,很友好,但不深交。一深交,人就不知不觉糊涂起来,想到结婚这种主意。而且也对女方负上无形的责任。这个不景气的时代,女人主动逼婚的多起来了。

周围的女人,估计都是有着貌似美满家庭的,因她们多数人的平时穿着,已不在乎别人目光。腰身也多粗壮。在我有着假面婚姻的时候,好象也不曾这样松懈。如我这样不肯死心塌地的人,最终是会散的。已经尽量不去多想,只逼着自己往前看。
小M是个很好的孩子。哪怕我们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她都不曾质疑过,清早太阳升起,她就开开心心上学去,放学了,在楼梯上就听得到声音,是欢天喜地回来了。她还是很努力要做一个好孩子,受老师表扬,把作业作好,并完成aki监工的通信课程。
在一群小朋友里面,她的笑容总是最灿烂,最发自内心,看不出她背后的阴影,这一点我始终庆幸,但又疑惑,是否在长大后的某一天,这种缺憾会凸现出来。
然而现在还不知道将来。

小朋友们人多手也多,很快把一片田全部插好,真得很快很整齐,真让他们去帮忙也是可行的。农民伯伯插秧是一步步往后退着,一行插6棵。我的奶奶、姑姑们也是做过的,但我只是在岸上看着,中国农村的插秧是否相同,已经不记得了。
常常会有很多个瞬间,一时间不知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别人的国家过着日子,身边的声音,忽然变得不具体,仿佛是电影的配音,响在场外。只有小M,提醒着我一切不是梦境。

秧苗多下来,大家必须带回家种,以观察稻子的生长。我们一起弄了花盆,插了一盒迷你稻田。忽然一想,我说:你与我在一起的日子,一半已经过去了。
然后我算给她听,18岁上大学的话,就要离家了。在这之前,哪怕上中学、高中,你的朋友都会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小婴儿时代那样,朝夕相处的日子,就再不会回来了。
小M先是一愣,后来就扁了扁嘴,有眼泪掉下来。

但我们现在的生活,除了捉襟见肘以外,其他都是好的。有时候她也贪玩,书桌也总是很乱,我是不该发火的。因她是上天送来,督促我好好生活的。

4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孩子都是上天送,督促你好好生活。
很喜歡這句。我就是沒有孩子,生活總是缺乏方向。

aki said...

昨天我在教她「分数」,感觉自己都变得很向上。
有时也会不耐烦,以后还要再耐心点。^-^

soohuan said...

我们这里是如果终身瘫痪或失去工作能力,屋子就归你,不需要继续付房贷。四季。

aki said...

新加坡这一点比日本更加好。日本要享受国家福利,往往需要先放弃一切不动产和定期存款。
我和小M,目前还不能接受医疗补贴和单亲补贴。

日本现在福利越来越不好,麻生首相还想减少单亲家庭的补贴。下次民主党上台不知会不回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