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09

男人的东西


很巧地和朋友都是休息。世间都在上班,平时忙惯了,忽然得了闲,不知做什么,就开车出去。出去总要有个目的,哪怕是兜风,也需要一个远处的店,一样想看或是想买的东西。
这位朋友不喜欢说,我也不知目的地。天气好,所以我们把车顶卸掉了,专门捡林荫道开,日语把这种树荫下间断的日光叫做“木漏日”,晴朗的秋天,真是占尽天时,只不过我们都不够浪漫与疯狂而已。开了有一个时辰,到了邻市,进到一个咖啡店,名字很美,但是忘了。可见未放在心上。吃了一小块清蛋糕,就是发得很松很松的,中间有一个孔的那种,不知中文叫什么,自己家很难烤得好,烤完马上要倒过来,用一个红酒瓶子举着晾到常温。咬下去松软异常,像什么都没吃。

我们并不是暧昧的朋友,互相都没有妄想与非份的指望,或许因为本能地知道,要是交战,这一仗下来,你死我伤。而且一定不会像童话里那样大团圆。我们都太爱惜自己。所以只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分摊一切小钱,决不一起花大钱。以免谁欠了谁。
喝了咖啡,看看时间还早,而我今天没有地方去,因小M占着房子,今天老师开会,早放学。她的小朋友5人以上说好来家里玩,一早帮她烧了开水,保温在瓶里,准备了可可粉和小调羹,以备小朋友们喝可可聊天。女孩子长到10岁,就是小社会了,
对方说附近有家古怪的神社,如果暂时不想回去,可以去看看。并神秘兮兮地不肯说为什么古怪,看表情我就说:生殖崇拜。要不就是有鬼出没。
原来是猜对了,就启程前去。秋日的阳光与风都很惬意,路上很多人都像在忙工作、送货,我们在这工作日出来生殖崇拜,真够汗颜。

到了一个清净处,就是田縣神社了。神社之所以有威严,我总觉得是那些古老的大树,形成一个有某种波长的氛围,以至于置身其中,就感觉还没有求,就先灵验了。是种净化。
神社多不收门票,只请过路人随意拜去。诚信就是功德。停车场下来是石子地,石子青色如洗,走上去哗哗地响,几步路就到了神社门口。屋檐的颜料是那种硫酸铜结晶的蓝绿色,看得出有些年份了。但木头的墙壁、柱子就是这点好,越老越有味道。
正前方就有一个“赛钱”盒子,自己掏了10元硬币丢进去。然后问身边的人,是不是拜了就一生不缺男人?对方说:那就拜拜看。
我也不缺,只是厌烦那个从互相琢磨,直到捅破窗户纸,表白,了解对方身世、喜好、年龄、血型的过程了,太长,玩到一半就没有耐心了。年轻的时候都说过程最美,美什么呀,还不就像电视剧的女主角前面大半都不脱衣服才美,尾声将近,才上个床叫你如愿以偿一下,随即也就剧终了。因为最后的一幕,基本是吻着或是深情地对视,我们就以为折腾了一部戏,以后他们一直恩爱如此。于是观众们喝完可乐,吃完最后一口爆米花,心满意足,为他们终成眷属而感动、回家去。


鞠躬,拍两记手,再鞠躬,今后就有神仙撑腰,教你一生不缺。这里各式各样的男根林立,不好意思一个个细看,但眼睛余光扫一下,都看得到颜色、粗细、长短不一,傲然挺立在那里,等着香客朝拜。一不小心差点就说:好大一根!
赶紧把话吞回肚子里。装得清高一点,带着艺术的眼光来看。木料材质各自不同,形状不一,有的像蘑菇,有的像一个蛹(暗红色那个),不知木匠是怎么雕刻的?是否参照实物?

有一点必须提到,日本对于色情这个东西,不如西方那么忌讳。我想根源在于宗教。圣经说玛丽亚处女受胎,在羊圈里生了耶稣,彼时光芒四射,可见耶稣生来就不是凡人。
然而我看《释迦摩尼的往生记》(最近看这类书多些,逃避功课,看到英文单词就睡了),释迦生于王与王妃之间,和我们一样,都是父母有过肉体的爱,才受胎,他们和我们在床上做一样的事。王很爱王妃,当时印度也有传统,孕妇要回娘家休养、待产。但国王太爱她,不肯给她回去,一直拖到临月。王妃启程,古代印度不像我们国家的马车,估计是在大象背上颠啊颠,王妃疲惫不堪,下来休息,正好是她娘家的庄园,正值鲜花盛开。她看到很美的一株花----忘憂華,伸手去采,释迦就在这个瞬间从她的腋下生出来了。随即前后上下各走7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地上,唯我独尊。----后人曲解这个意思,我觉得这句话不是自大,而是泛指每个人的生命都尊贵。腋下生婴儿在科学上当然没道理,是后人美化而来,印度古代的传记也是写他和我们一样,从那个地方生出来。
所以佛教的起源是平凡肉身,并不否定婴儿即情欲的结果。释迦也有妃子,也吃饭,当他年老,他说自己“就像一辆老朽的车”。最后吃了檀家的布施,那个肉还是坏的,结果释迦拉肚子,一路走,一路不止地拉,最后孤苦地死去。
释迦是用自己的身体告诉我们,人无圣人,每个人都烦恼,而肉体也经历同样的衰老过程。那么我们的“苦”就是一种必然。怎样根绝它,那就是“空”。

基督教则不同,它比较讳言情欲,还要弄一条蛇来代表邪恶。(这个我读得不多,只看表面,如有不对请指正。)
所以色情出版物当数日本最有想象力,而且做得很美。
感觉和日本人交谈与中国人交谈,也有不同。日本人熟了,这种笑话说说都没关系,聊得热闹了大家都来参加,人家不会觉得你很没有品格。但国人要在外面装,你说了,听的人心里很痒,但脸上是“哎呀-——-”那种表情,带点鄙视。

现在日本开放旅游了,日本的旅行社刚刚获准在中国销售旅游项目,这个地方做一个景点还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临近的名古屋除了一个“犬山城”,其他没有太多可看的。要么去到“高山”“飞弹”,吃牛肉,泡温泉。
香港台湾出来旅游的人,多为私人,穿戴活泼而漂亮,看他们轻松的气氛就知道。
国内出来的,那种一身西装,两只手背在身后观光的,多为领导,基本上看得出来。
反正都来看看吧。拜一拜,祈祷男人女人都得益。

这就是那根镇社之宝之巨根了。
每年此地举行庙会,神社的神官们,与青壮年小伙子抬着一个巨大的车,车上雄赳赳地举着这个宝物巡回。近年很多外国人都来看稀奇,可见古今中外,大家私底下都愿意瞧瞧太阳底下举着这个物事走,到底多好玩。还有很多孕妇参加,木匠们特意为她们做了大白萝卜尺寸的阳具,每个孕妇挺着肚子,举着萝卜,看以往的照片,笑得非常自然开心。据说可以祈祷安产。

连一口钟都不放过。从屋顶上就那么垂下来。但这个稍嫌短小。仔细看它刻画的纹路,还是很逼真的。
相传古代大内,和中国差不多,女人成群,基本没有机会接触男人。到了一定年纪,抵不住饥渴,她们巧手做一种“张形”的东西。取木棒,外面一层层裹上绸缎,长时间坐着伺候主子的时候,无聊得很,就放在里头,这样寂寞的日子多少有个安慰。
看墙外白云蓝天,青春就在这奉公的日子里,一点点逝去,而自己的命运并不在自己手里。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不着急。
中国的《红楼梦》里面老太太或者王熙凤她们对丫鬟生气时,总说:来呀,拉出去,配个小子。
那些小女孩觉得即便是个丫鬟,都是这种靠近富贵的生活比较好,所以都哭着不肯走。如果大点,估计也就领命了,毕竟十几岁女孩子还不懂得肉体的欢愉。
有时候觉得,上天至少待我们公平,赐人予性爱----不因富贵或贫穷而被剥夺的权利。

这个比起上一张,就应当属是上好的货色。古话说:一黑二紫。男人以黑为佳,但女人正相反。可见男人必须练习,女人反之。
这个墨墨黑,黑咕隆咚。形状是日语古代说法,叫“雁首”。想象大雁一字排开,飞在高空,昂首挺胸的姿态,比起乌龟头部这个说法好听多了。
顺便说下女人名器有个叫法是“蚯蚓千匹”。这个要男人来讲,我不讲。

神社外到处都有出奇的东西。比如这个。除了前列腺,都全了。那夸张的石头,着实抽象化。
我们寅也有,随着年龄增长,那个袋袋颜色比小时候深。有时我躺在地下做瑜伽,它跨过我,一览无余,没有任何廉耻之心。
古代有个有名的传说,一个女子,因太爱某个男人,就把他杀了,割下局部,揣在怀里过了好多年。也算是一种生殖崇拜吧。后来捕快抓她,从她怀里拿出物证时,发现不止是阳具,还有睾丸也附带割下了。也许这样才比较完整。

神社外有售“人形烧",也就是公仔饼。一律做成阳具形状,买了一盒想带回家吃,却苦恼应该从哪一头吃起。
旁边的人阴阴地笑。我说,拿把刀,纵向一剖为二,我再吃。

小M已经学了理科,会说一些名词了。她说这个里面什么陷儿?会不会是一包精子。
我说:小便。
真的吃了,原来是豆沙。而且味道做得一点不马虎,不是单单靠形状哗众取宠的零食。还剩一根,放着看几天最后吃掉它。拍照留念。

7 comments:

littleoslo said...

search result:

名器,日文讀音「 Meiki」,日本語解「優越的器物」,如器皿、樂器,因女性私處像個容器,加上日本男人很重視女性私處的吸啜能力,故把吸力強水份充足的女陰稱為「名器」。「名器」尚可細分,例如肉壁褶紋多質感好的,會叫「蚯蚓千匹」。

--

另外,那個中文應該是海綿蛋糕。

lol

aki said...

解得好。。。還有一個說法,是另一種名器,叫作“数の子天井”。数の子、是青魚籽。是說麻麻的,很多顆粒?

baqiaodan said...

aki这么有研究诶。。都从哪里学来的。。

aki said...

就听周围大叔们说下流话来的。其实很不懂,恐怕实战经验是偏少的。

Jacky Chung said...

还是第一次见识日本的节日

aki said...

也去看你了,是很淡然温和的人呢。挺好。

eda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