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1, 2012

有狗的日子


那段时间,家里米都快没有了。我在家里守着老去的寅。

我知道他不会很久了,但是“等他去世了,我再去买菜吧”,这是很忌讳的想法。
亲人如果得了不治之症,或是情况只会糟下去,没有好转的可能性,那么家人这么想是很自然的事。老人看护的产业化,更加互助的社会,会是合理的趋势吧。

那段时间,日日夜夜守着或是抱着寅,时间无法去计量,在生命面前,不得不牺牲一切。当时的确筋疲力尽。
因为如今他不在了,而我是多么想念他。陪他最后的每分每秒,他温暖的毛皮,接触我上臂的感觉,至今那么清晰。我甚至在幻觉中经常闻到他伤口的气味。
我用自己的鼻子去抵着他的鼻子,他的鼻子总是湿冷,我想让彼此记得更加牢。于是一直没有忘记。

3 comments:

blushpeony said...

真是脉脉温情~~

Summer Rain said...

Hi Aki,好久没来看你了! 寅,于你,就像亲人一般,感情如此深厚。寅走后你没再领养一只吗?

aki said...

沒有哦,一直想念它。我又習慣了這缺失的感覺。現在的公寓不可以養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