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9, 2006

紫蘇、梅干、友達


晴了半天,雨又下起来了。想想还有什么可以种。
于是掏出种籽袋袋,看看这个季节还可以种点什么。

四季不限的,有一种手指大的胡萝卜。不用种在田里,深一点的花盆就可以。这里有种长方形的大花盆,可以种得满满的花,也可以种得朴素的蔬菜。
胡萝卜喜欢湿地,不用太多肥料。只有一种不请自来的害虫------扬羽蝶的幼虫。妈妈蝴蝶有着很好的侦查能力,不知她是怎么找到这个摇篮,而且,这么几棵,经不起她的儿女折腾,一吃就吃光,只剩几根枝条渣渣。幼虫绿色黑色条纹相间,肥肥大大,身体光滑。甚至有些可爱。也试过买些菜来给它吃,但是不行,昆虫的幼虫,大多只吃父母指定的东西。甚至试过把买来的叶子插在边上,骗它说是长出来的,还是不肯吃。

超市里卖的胡萝卜,一般是“向阳2号”,厚厚的皮,适合机器洗净,还搞得没有了胡萝卜的怪味------所以现在的小孩子,不比以前,很多都爱吃胡萝卜了呢。
自家种的小胡萝卜,最好吃的吃法是在煎牛排的时候,放在边上一起煎。
自家种,还有一个好处,是叶子。细细碎碎,精致的叶子,大把扎成花束,加在牛肉汤里,煮牛腩、牛筋,做个香料,也是风味绝佳的。
招待小孩子,可以用一点点油,平摊着胡萝卜,洒一点糖,文火煎到烂透,可以当主菜吃。有过好几个小孩子,在我这里开了戒的。

还播了紫苏的种。
紫苏有两种,一种红色,一种绿色。
红色用来腌梅干,传统的日本的梅子,酸得皱眉。梅子先用盐腌出水分,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加入紫苏。
紫苏的叶子,用盐一点一点地捏------一定要女人的手捏,而且不可以在生理的时候。不信可以试试,会发不出好的颜色。很多东西,没有为什么,却是灵验的。
紫苏捏得焉了,就可以加到梅子的坛里,继续等一两个月。
最后暴晒三天,夜里也不收回来,经了夜露的梅干,味道又是不同。-------这三天,我警觉如哺乳期的母亲。听风听雨,不出远门。
中国也有红紫苏,用来腌红蛋-------结婚人家,发糖发蛋,红蛋两个一包,不知是不是讨口彩,叫他们快快生两个捣蛋鬼。

腌好的梅干,可以吃几年。还常常作为救灾物资,放在床头的“避难袋”里。-------地震国家,全民都有这个意识。
就连幼儿园,每月都有“防灾训练”。他们从小辨别得出各种警报。地震警报的时候,噤声,一个个猫着腰躲在小桌子下面,目光炯炯,表情紧张。
火灾警报的时候,个个掏出小手帕,在水龙头上弄湿,捂住口鼻,重心放低,弯腰急行,跟着老师逃难去操场。
很可爱的一个国家。

腌过梅干的紫苏,7、8月的大太阳下,晒得发脆,再拿粉碎机打碎,可以洒在热饭上,传统的日本食。也可以伴在饭里,捏成饭团。酸酸的气味,诱得口水滴滴答答。
饭团外面可以用紫菜来包,考究一点,里面再加两张青紫苏的叶子。
青红紫苏,在此相遇,就是朴素的、日本人心目中的“妈妈的味道”。
在这里住得久了,对这些传统的日本食物,也就觉得亲切。仿佛前世就吃过,就是不记得是谁的手做给我吃的。

洒完种子,再用手搓一点细细的土,盖在上面,就等发芽,成长。
不种田,不知粒粒皆辛苦。对于辛苦,还是没有太多感触,只是觉得花了好多心思在上面。
“用来做点正经事,老早发财了。”这是在上海的好朋友对我的评语。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其实不一定要努力赚钱就是生活的目标的,其实像AKI这样会种花种草也是一种物质生活丰富的一种表现。
花田

aki said...

上班搞点钱,用来做真正喜欢的事情,也并不是很没有志气的。

aki said...

当然有些幸运的人,可以从事比较有兴趣的行当,又保证收入。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Anonymous said...

我用我的眼光来看,一位女生只要能在社会上谋得一个职位,然后会相夫教子,会种花种草,就是一位成功的职业女性的。赚钱对女生来说,并不一定要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
花田

aki said...

以上条件就很不容易了。女人可能有段时间安心做这些,但一辈子的话,就会看对方值不值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容易收心的。

jiajia said...

从小到大,最最喜欢的领事就是紫苏梅子姜了。可惜现在都买不到了:(

我是绝对做不到楼上评论中所谓的成功的女人的。但是我想,人各有志,样样全面未免要求也太高。我只做好我职业这一部分就已经很满足了。

aki said...

紫苏梅子姜,酸酸辣辣,我也喜欢的。泡完梅子的盐水,深红色,非常亮丽,简直怀疑是天然的叶子的颜色。
用来泡嫩姜。淡黄色,带着白白的新芽。泡得成了红色,就可以吃。
佐鱼。新出的秋刀鱼好象都配个小小长长的带着芽的生姜。

aki said...

花田要求太高呢。这几条,做得到的,周围都没有啊。面面俱到,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