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06

蝴蝶飞处

种田的老太太,给我两条青虫。卷心菜叶子上的,大了,会化作那种白色蝴蝶,很常见的那种。
于是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一对傻情人。
梁山伯啊,三年共处都不曾发现对方是个女子。有次祝英台生病在床,他抱被同卧,也是浑然不知。后来三年到了,十八里长亭相送,祝小姐应景应物,打比方给他听。比喻得深了吧,他不懂。浅了吧,他又说人顽皮。
还回一句:“贤弟休要胡说。”真真是气死人。
还当真地以为贤弟把小九妹许给他。

另有花木兰,也留给我们永久的疑问。男扮女装,真得是看不出的吗?女人可以从一只翻下来的马桶盖,或者折叠成三角的厕纸,看出蛛丝马迹,哭闹着要对方从实招来。
男人不会注意这些。
那么,至少还有胸脯啊。要么这两位都是平胸美女。
所以男人在感觉上面,真是迟钝的。

中国传统戏曲里,有很多这种小姐、甚至丫鬟戏弄相公的场景,调皮得很。看官也知是做戏,但就是那么好玩。
把他比只鹅,比只蝴蝶,他说:此言差矣。------难怪祝小姐后来一直取笑他是只呆鹅。

呆是真的呆了去。听说祝家把小姐许给马文才,就气得吐了血,病倒在床。祝小姐来看他,他不说今生如何,却道来生定当做夫妻。书呆子,就是不会打点主意的,只会以死抗争。
祝小姐喜欢这个呆子,估计也是母性作祟。很多女人如此。婚前是嗔骂,结了婚就是抱怨了。

其实初恋都是盲目的。以为芸芸众生,唯有斯人。加上父母反对,更是火上浇了油。------实际上,反对一桩婚姻的最好办法,不外乎不反对。
还有,生命真的可贵。变作蝴蝶来厮守是不值的。

马上就是小小的纹白蝶满天飞的季节了。青虫化蛹之后,幻作蝴蝶,只有一周不到的命。据说雌蝶一生,只交尾一次。然后就静静地去吸蜜,养足精神,产下上千的卵,弱小的东西,只好拿数量制胜。
看蝴蝶对对飞,仿佛听他们的唱,唱的是张恨水的诗:
密枝出高林,浓荫赛空谷。
上有喜鹊鸣,喳喳悦心目。
莫非好风迎,佩之昆山玉。
吾俩莫延迟,然彼金莲烛。

现代男女,都不会这么傻了。
女的先嫁了姓马的小开,偷偷出来会一下梁兄。和小马没得话说,那就写个Blog消遣,或者去BBS上折腾一下。
梁兄也可以爱着她,只在心里。因为我们真的还是抗争不过很多东西的。

纹白蝶,人们看去都是白,不辨雌雄。其实很多昆虫的眼睛,分辨得出紫外线。所以太阳光下,蝴蝶的眼里,雌的荧光雪白,雄的稍稍灰黯。
------怎么都比那个梁兄机灵啊。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完蛋,小的才华太浅,基本看不明AKI先生写的是什么。
花田

Anonymous said...

估计AKI先生是酒后感言,自己也有点晕的吧。
花田只要也先来点二锅头打底,再紧扣“风花雪月饮食男女”这个主题,也许就不难理解了。试试看?
mister

aki said...

补写了。再看看?
梁祝的故事,觉得可能年龄关系,我倒忽视了。
以为人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