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 2006

蝴蝶的前世


梁祝的故事,年轻一点的可能是不太知道了。有个小兄弟问起,就来讲一遍这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
爱情不会过时。永远是那么几个程式,当事人的快乐与痛苦,千万年来,都是类似的。因为,爱与性,本身都是一样的那么一个东西,无所谓新旧。

祝英台,是祝员外的独生女,出落得美丽,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祝小姐美丽了还不够,又想念书去。于是说动他专制的父亲,女扮男装,去到杭州认识的先生家住读。父亲要她答应,决不说破自己是女儿身。------先生师母都是知道的。
到了杭州,念书也罢了,爱上了同窗的穷书生------梁山伯。这姓梁的相貌堂堂,才学非凡,人品忠厚。就一点不好,迟钝。居然看不破祝贤弟是个女子。

大凡有钱人家女儿,爱上穷光蛋,是常有的故事。认识一个老太太,说当年自家是个大地主。长工的儿子,有天来吃饭,一口气吃了七块年糕,这瞬间,她就爱上他了。后来扔下家里那么多田地,山庄,私奔跟了他。白手起家,后来开了厂,丈夫却和厂里鄙俗的女工,搞起下流私情来。开除一个又一个。
所以那位老太太,现在还常常跟我说起,教导我:出身和教养,真的是一种无法跨越的东西,唉。不要看轻才好。爱,会淡去。淡去的那一刻,这些东西就暴露出来了。

不否定祝小姐的爱情,接着说。
求学三年,期限到了。祝小姐悻悻地回家去。怎么也得暗示梁兄,让他来提亲才好啊。梁兄十八亭相送,送了一程又一程。祝小姐看到鹅,就说,你我也是一对鹅。梁兄说,贤弟,离别之情才导致你如此伤感。
祝小姐口袋里掉出一块玉佩,是只玉蝴蝶。又借机说:梁兄,你我好比蝴蝶,天上地下一起。梁兄说:你说什么呀,我还可以常去看你的。
-------谁要你看!要你娶哪。祝小姐又不好说出来。女人可以撩,撩得对方魂不守舍,但是关键的最后一句,是万万说不得的。要等男人来说,来拉扯。嘿嘿。

这只蝴蝶,就是伏笔。
祝小姐万般无奈,把玉蝴蝶相赠,说,我家还有个小九妹,你来娶她。这样我们就是亲戚了。梁兄允诺。收下玉佩,就此别过。

祝小姐回家。严父不知她心已给了别人。私自许了婚给马员外之子马文才------没文没才的家伙。
这是戏剧,所以写得绝对。问题是如果马文才也是一表人才,那就烦恼了。放心,故事里不会出这样的难题。
现实里面,不可能这样恨得绝对,爱得完全的。所以我们才会斩不断,理还乱是不是?

梁兄别后,从师母处听说真相。-------师母这个年纪的女人,自己没有可能了,就爱做媒。我们身边这种阿姨很多呢。
梁兄大大地跺足抱憾,马上造访祝家。
祝小姐女生打扮,那是美得闭月羞花。傻小子上去就拉手,叫“贤弟”,想想不对啊。------看客看到这里,禁不住笑起来。

祝小姐告诉他,爹爹已经把她许配给别人。梁兄当场吐血,踉踉跄跄回家。
祝小姐担心不过,跪求父母,得到准许,前去看望。
可怜的梁山伯,只剩一口气。两人又不敢私奔,马家有财有势,怕连累家人。于是说好死后也要在一起。
梁山伯说,我葬在胡家镇,刻我们两个的名字于墓碑。你要来看看。

别后不久,梁山伯的书童四九,来通报说,梁山伯刚刚过世。不肯闭眼。
丫鬟银心也是一路跟着小姐的。她不象《西厢记》里的丫鬟,纯粹是诲淫诲盗的。害了黄莺莺呢。------所以父母呀,现代虽然没有丫鬟佣人,但是孩子的朋友,是要帮他留心一下的。大起来,这些人的影响力,远在父母之上。
银心是好的。只是和四九也有那么点意思。

祝英台前去吊丧。梁山伯有灵,见到爱人,终于闭上眼睛。手上依旧紧握那块玉佩。
-------古代男女,女人送块玉啦、手帕啦,定情的居多。现代要男人买戒指在先,不知什么时候改了规矩。

祝英台上了轿子,唯一条件是一定要经过胡家镇。到了那里,雷声大作,大雨倾盆。她下来,果然看到心爱的人,隔着坟墓,已是隔世。
忽然坟墓大开,祝小姐奋身跳入,墓门随即合上,雨过天晴,阳光灿烂。
却见那新坟中,飞出一对巨大彩蝶,飞舞缠绵,仿佛在诉说生前的不如愿,相爱相守,用了生命做代价。

这就是梁祝的故事。回想着,写着,还真有那么一点伤感。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了这夹叙夹议版的梁祝,喷茶。。。
aki有说评书的天份,不让刘兰芳的。
mister

aki said...

女人说件事情,总是加很多主观进去的。
你看什么故事,说得不象了。真喜欢讲故事,百讲不厌。

Anonymous said...

Hmm I love the idea behind this website, very unique.
»

Anonymous said...

Very pretty design! Keep up the good work. Thanks.
»

Anonymous said...

I find some informa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