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1, 2006

食指大动

很多国际玩笑,说到各国人对同一样东西的不同反应。
比如我家的小龙。

美国人说:归档X-file,不要给它撒野。
日本人说:卡瓦伊---#……#
中国人说:怎么也得想个法子,把它给吃了!

记得在中国的菜场,看见一个蹲着吧嗒吧嗒抽烟的男子,卖着面前网兜兜里的活物,是一把把小板刷一样的东西。细看是动的。----刺猬呀,好可爱。
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满身的刺,尖尖的吻,吱溜吱溜打个滚,扎了一身红果子,回家老婆热炕头。-----很想饲养一下,了解一下这个小家伙的脾性。
问卖主:它吃荤还是素?怎么养?
卖主说:这个好吃嘞,是野味哦。

后来听人说,刺猬看到磨刀霍霍,会哭得小孩子一样。觉得心里很难过。想起爱看的一套动物的书《希顿动物记》。
有一册是讲一只雄鹿,被猎人追赶。机智、傲气,在对峙的那一瞬间,猎人-----可能就是希顿自己,他想,我是不是要的就是那么一块肉,就要去伤害这个美丽的、矜持的、丝毫无害的生命。

工作中,教育很多乡下来日本的劳工。必定要千叮咛,万嘱咐:
河里的野鸭是用来看的。
天上的鸽子,是用来和平的。
宿舍周围的蛇,是保护家宅的。
蜈蚣,不要泡酒。
公园的池子里的金鲤鱼,是大家的。
小河里的龙虾,也没有来惹你。
-----你们唯一可以吃的,是出钱买回来的东西。有的人,不讲卫生,宿舍招来老鼠,那个只要你有胃口,倒是可以的。省得我给你们买"粘粘贴"了。

就连我的妈妈,每到秋天,打个电话回去,都会问我:你的Tora有没有壮点了?太老了,会比较硬。
然后她嘎嘎地笑,讨厌死了。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硬点好。
花田

aki said...

当心我把你给吃了。

Anonymous said...

Tora太老啦,就放她一狗吧。
再说了,不是冬天吃狗肉进补吗?
老人家每逢秋天就开始惦记Tora了?
mister

aki said...

再说“吃”字,我要放狗咬人了。

Anonymous said...

除了“风花雪月”,还有“饮食男女”哟。
怎么就不能说“吃”字了?还放狗咬人呢,当心Tora有来无回。那可就亏大发了。
mister

aki said...

打我的狗的主意,哼,别想。先吃了我吧。
刚才看他四脚一摊,睡在浴室门外的地板上,知道动物是最好的温度计,哪里舒适睡哪里。
我们相依为命的。
它是我的嫁妆。哈。

Anonymous said...

那就“带着你的嫁妆, 领着你的妹妹, 赶着那马车儿来”吧。
mister

aki said...

嘿嘿,我底妹妹不愿意。

Anonymous said...

What a great site, how do you build such a cool site, its excellent.
»

aki said...

真是很谢谢你这样说。

Anonymous said...

Nice idea with this site its better than most of the rubbish I come across.
»

Anonymous said...

I find some informa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