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2, 2006

My love,my clover.


和裕子办完事,打道回府。穿过繁华街,黄昏时分,华灯初上,白天冷清的办公模样的行人,换作华衣美妆的玩乐情景。年轻的男女各自等着人,等到了笑笑就去哪里。
我们两个人,都很累了,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遇到红灯,停下来。裕子说,看,看那个男的。
面前有个男人,深色双排扣西装,非常贴身合体,40岁左右的样子,魁梧结实,有点霸气,横横的,无人不闪,也不看车,目中无人地穿了马路去。
裕子说:我喜欢的就是这个类型的。
我说:那你还不撞他!
裕子说:干嘛?
我一脸坏笑,说:轻轻撞了之后,再去鞠躬道歉,长期地去慰问后遗症呐。裕子笑我是永远做梦的。没有天上掉下来的缘分,反倒弄一身官司。弄不好还是个黑社会。-------但是她就是喜欢这种坏一点的人的,每每吃苦。
我不会这样。嫁人,还是好人家的公子好些。如果实在无味,可以和这类人偷偷情。
红灯过了,裕子和她地冥冥中注定之人,越来越远。我说,我来开车,你下去。跑到他前面掉个花手帕如何?她“切”地啐了我一口,一点不领我的情,只当是调侃。

又开了一段,转角处新开出来一家很大的教堂式的结婚式场。外面圆锥形的常绿树,小小的彩灯,如同满目繁星。长长的阶梯,只是望不到里面深处。
裕子说,现在人口减少,这种地方不开也罢。迟早要关门。
我说那也不见得。现在有人一生结个多次。而且,兄弟少,父母总会比较看重些。

这样聊着,想想什么是我们一生之中的必经之路呢。好象只是生,死是不可避免。其余的,都在自己的一念两念之中。
就像clover,有没有留心找过四瓣?外面的太难找,索性我就找了一棵来种。是一种四瓣的概率比较高的。可以看了照片数一数,你的幸福有几片。

一直以来,我是很会陶醉在这种人为的,假想的幸福中的。对一些实际的难题,绕道而行。
------话又说回来,我们的幸福,究竟有多少,只是别人眼中的幸福呢。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现在觉得我不幸福是因为找不到工作。
找到工作后我想我会幸福吧。
花田

aki said...

こんなに若いんだから、心配しない。
花田さんはいい人だから、幸せになってほしい。早くいい仕事に巡り会えますように...

Anonymous said...

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心理状态。
小田和正的歌唱道:
哀しみは絶えないから,小さな幸せに気づかないんだろ。
所以只要细心感受,恐怕即使是烦恼之中,也会找到一点小さな幸せ。
mister

Anonymous said...

唉,风花说的话,我听了真舒服。但一个男生在30岁前如果还没有决定自己在哪一行发展的话,将来就完了。
花田

aki said...

mister
幸福没有大小之分。是种状态来着。

aki said...

花田
现代来说,机会多了许多。我也见过些完全地改了行,或者几十岁之后才遇到终身事业的人。这一点,国外要比中国想得开。学什么,不一定做什么。事业也不一定终身。香港的观念如何,我不是太了解。
基本上,拿打工来说,现在日本改行35岁截止。再大就难些。花田还有7年。7年可以有很多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