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5, 2006

我爱国航

国航实在是不错的。飞机虽然小小的,外面看去象一个大蜻蜓,只有两排座位,但是很舒适,一目了然。
一直以来,总是坐东航的班机,自从她们推出“空嫂”的做法以后,各方面都带了妈妈气。
从小姐的化妆,到大大咧咧的服务态度。空姐们中途好象很少补妆,到达时分,脸上光光地泛出一层油。还见过把啤酒喷了客人的脸,也只是随手捞了一块抹布,擦擦了事,道歉的话说得很轻飘“sorry----”。

偶尔也坐JAL。日航刚刚推出的时候,觉得价钱奇贵,心想:一定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机舱内忽然幻作一个巨大的回转寿司店,什么寿司一律不要钱,随便你吃。
结果开通的第一天,有熟人去试了回来,说:没啥两样。

国航几乎是第一次坐。
小姐们中途拿了一个个小的纸盒子来兜售。轮到我的时候,才知道是派饭来了。
很廉价地装在纸盒子里,而且很小。上面写着“东方航空餐饮公司”。原来东航垄断了天上的饭呢。自家的飞机上,是青边白瓷的Tray,给别家做的,居然碟子也不肯佘给他们,盒子装装算数。

正要吃,紧急广播:各位旅客中有医生护士吗?有急病的病人,需要您的帮助。
有人要当众生孩子了吗——我的反应是。想要举手冒充一下,好近前去看看热闹的。又想不要害了人,就伸着脖子关注着。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乡下姑娘打扮的年轻女子,蓬头散发,在机组人员的簇拥下,走到我斜后方的座位。航空公司的帅哥,扶她坐下,给她小枕头。自己也坐在外侧陪她。
好奇得不得了,支着耳朵听他们的对话。姑娘很萎靡的样子,哥哥在开导她。不停地与她说话:“一会会就到了,不要多想。”参照他们的对话,我在肚子里编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政治,情色,犯罪,抛弃···国际航班,每个人背后都有些曲折的嘛。
姑娘不肯吃饭,哥哥作势要喂她,她也就不好意思地自己吃起来。哥哥看她喜欢吃糯米团子,就把自己的让给她。姑娘终于有了笑容。

饭后,安顿她睡下来,不知是不是我的过度想象,他还拍拍她的!最后就象电视里那样,轻手轻脚帮她盖上毛毯。
原来飞机上的服务这样好。国航居然深谙女人只听得进男人劝的道理。同样的,叫个空姐来陪她,只怕她睬也不睬。

下次坐飞机,装作不适。让他们派个飞行员哥哥来嘘寒问暖,一路陪伴。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后天要搬去大阪了,可能就长长一排时间不能来看AKI写的东西了.

花田

aki said...

花田,大阪的房子弄好没?有什么问题看我能不能帮你啊。

杨小过 said...

下次你做一下南航的,看看她们空姐身上那一万多元RMB的行头。

aki said...

我还注意到,空姐的手表大都是BRUGARI,那个表,免税也要20万日元,人民币1万多呢。不管制服怎样,那一点就够豪华的了。

Anonymous said...

谢谢AKI了,基本上房子的事已经订好了,今晚就出发了.
花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