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1, 2006

We never say that.

夜已深。即便是在这座不夜城,除了灯红酒绿的地方,这样坐着喝咖啡的人,实在是少数。

过了凌晨3点,店员们开始在空空的餐桌上,静静地摆上早茶的餐具。不很着急的样子,做得有条不紊。-------因为还有足够的时间。
他们也是。
互相飞了很远来见面,觉得时光宝贵,却又想不出有什么更好地、更快地、或者更慢地来度过这些时间的方法。
就好像是少时离家,回来了又要走的前一天,会故意地到街上去乱走,直到只有不多的时间来整理行装和体会告别。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舍不得分头回去睡觉,但互相又都不知道,究竟做什么才可以说是有意义的。
店里没有其他客人。面前是两杯上岛冰咖啡。他们疲惫地醒着。

感觉是种很奇怪的东西。
隔着半个地球的时候,他们常常因着命里的因缘,而感觉到很近。
真的在眼前了,又是这样远。隔在中间的,又何止大海。
他们说的,无非是一些什么时候都可以说的话,也不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说,因为互相的感觉,无非就像空气。在一起,是心安与舒适。空气一般。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的一种。还是某种最高境界的爱情。

过去的某些瞬间,翻出来讲讲,原来都是有着同样的感受,却不曾付诸语言。从前是,于是现在也不必。
将来的打算,故意地不把对方放在计划里面。因为深深的爱惜,多过对自己。
很深很软的沙发。坐在同一侧,握着手,却没有色情的成分,只是慵懒、喜欢、随意。

天还很黑。路灯昏黄。他们有意无意地在期待某种时限。说:来不及了,要走了。
有一个瞬间,他们感觉到对方掌心的温度,好象在说:一切都还来得及。
但这也不过就是一秒钟,多年以来,有过无数个这样的一秒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聪明的人,加在一起就是笨的。

大杯的咖啡,就要见底,4点了,他们总是以为,是可以永远地这样下去的。她先开口说,来不及了,回去罢。
他们都愿意把这种结局归结为无奈,而不是不曾努力。你看:来不及了,就是这样。
走在夏夜的温暖里,他们从来都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从不撒谎。因为对方无时不刻,都象另一个自己。她这样觉得,相信他也如此。
她说,明天不用来送我。
他说,知道了。
互相的默契,用不到客套。所有的解释,都不是猜测。与生俱来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心领神会。有时也惧怕另一个人,这样地了解自己,却又不知为什么,要抗拒更多地进入对方的生活。

其实很愿意,稀里糊涂地走到了某一步,说:众叛亲离,我们只好相依为命了。
------但是他们又实在是聪明的。

长长的离别,又要来了。

4 comments:

葵花夜话 said...

真是上海的最浪漫,把空气打包赠给大家吧。我可不可用它点一盞祝福的心灯?

aki said...

而且是很真实的浪漫。经历了很多,方才可以有这种体会。
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总是坚信。

杨小过 said...

既然决定了,就努力去做吧。

aki said...

我要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