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2, 2006

我的好客人

昨夜带客人去柳ヶ瀬的スナック(风俗店啦!)。
妈妈桑是半老徐娘(一点都不徐)的四川女子。三个女孩子。一个菲律宾的一个湖南的加一个日本女子。
各有千秋。 是说手段,不是才情。日文称:器量。源氏物语中衡量男女的一个标准。有才,有情。没法来要求她们。
妈妈桑高高瘦瘦,刻薄脸,象辣油一样。日本男人受惯太太小心伺候,给她一瞄一瞪一骂,舒服得很。吃相坐相都很难看,适合用完就丢。好在再老男人她都有胃口坐在对面把花生一个个往嘴里扔。并开口大嚼。腭关节是相当地松。坐在沙发上的我,正可以看到她裙子的内里,没有看头。

湖南的光知道的就有几个认识的男人有染。日文把这种男人们称作“兄弟”。她们让五湖四海的称兄道弟。反之她们亦是“姐妹”吧。说是留学生,社会大学。不知父母那里是怎样交代的。长长的眼梢,不觉风情,只是淫荡。

菲律宾的很乡愁的样子,问我们带去的中国客人说不说英文。说很少客人说英文。
我与她说了一会,搞不清是她陪我们还是我在陪她。圆溜溜的黑眼睛,很热心我们的客人,想起一句“老大嫁作商人妇”。是不是累了呢,想要从良。但是正经人又不会来这种地方寻妻。寻的是花,问的是柳。

望她丢掉梦想。赚点钱洗了手算数。

有客人给起哄说忘了“爱ちゃん”的生日。下着雨,跑出去买花。不知道是不懂,还是花店没有货,买了一大束百合来交账。暗示纯洁无瑕。也可能是故意把玫瑰留给太太。
----心里应该还是有界限的。

男人于买春,感觉近似打球,喝酒,钓鱼,日常消遣的一种。
女人看法:他居然用得到去买!他也有胃口!

很多高层的人物,须投其所好。不缺钱,不缺地位,只好此事。但就怕放不开。让他真相毕露总是不太容易。尤其招待方是女的在安排。
好在正常男人分得清,不会对我来搞七捻三。谢谢他们。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こんにちわ。。。。。なんか。。。上手く投稿出来ないんだな。。。なぜかな。。。
遊びに来て頂いて光栄です。。。。好在没有人管。很喜欢这样我行我素。时间就像偷来的一样。このフレーズいいですね。。。もらっときます。。。ははは。。。。またね。。。
wpz2007.exblog.jp

aki said...

欢迎你去发扬光大。

wpz2007 said...

我发扬什么?
是不是你生气了?

aki said...

全然怒ってなんかないよ。
四字熟語で、「宣伝」や、「推進」の意味です。
文が捻くれているので、ごめんね。
読んでくれているだけで嬉しいよ。ありが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