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0, 2006

彼岸花 〈一〉


香里醒来。星期天的早晨,初夏的天空,阳光温暖又清凉地照进来。窗外的天竺葵,红色亮丽的球形花,衬着她的心情也有些晴朗起来。

他还是回去了。知道是不可以挽留的。他又不是没有告诉自己有妻。对于一个只是第二的女人来说:“今晚你不要回去了,好不好?”永远是句禁句。她知道。
但是有的时候,不知是试探,还是小小的捉弄,会当一句调侃话说出来,看一下他的反应。

身体有种肿胀的暧昧感觉,令她禁不住俯身趴在被子上,闭着眼重温了一下。几个小时前,他还在这里。
为什么同样的一个房间,两个人和一个人感觉是这样地不同呢。他在的时候,满室的甜蜜。不在了,就是这样沉静无味。
周末的他,在做什么呢。小孩子有没有俱乐部活动。太太有没有叫他一起去买东西。
心里有点小小的刺痛。轻轻地,收缩了一下。
想象他和太太在一起的情景,会是怎样呢?对我,是不是有些不同。应该是的,他不是说,我在她心里,是特别的吗?

中午约了女朋友吃饭。这样的生活,没有朋友是耐不下去的。做一个已婚男人的爱人,一定要有自己消遣时间的能耐。尤其是假日。再怎么想他,都不可能拨一个电话。短信也是不可以。
她有她的矜持。

她的寂寞,不愿说出来。让他沾沾自喜。进而更加地不珍惜。
于是就点了一支烟。他不喜欢她抽烟。但是无法阻止她,就像她无法阻止他有一个妻子。
这些,都是一个人的一部分。无所谓能否接受。
吐了最后一口烟,起来换上淡色T恤,和麻布裙子。看看镜子。有些充血而肿胀的唇,女友一定会笑的。

她想,看,我自己都会开开心心的。不去理会心里的影子了。

*第一次试写小说。好不好看,告诉一声好不好?结尾故作含糊,为的是,可续可不续。所以先不写(未完待续)了。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生活的片断,小说的节选?
不管是哪个,顶!
老大,期望小别;老二,渴望相聚。
这就是地位不同,决定了境界的不同。
mister

aki said...

试着写小说。实话实说好了,不好就不续了。
如果还可以看看,告诉我一声。
结尾故意写得含糊,就是说,下文可有可无。

Anonymous said...

赫赫,处女作。
很好啊,继续下去,大家胃口都被吊起来啦。
想知道男主人公的名字。
mister

aki said...

广司----Hiroshi
试着写写看。

Anonymous said...

支持写下去。
花田

aki said...

看心情或者有没有时间吧。或许会以一周1-2段的形式,三三两两地续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