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07

豊年足鶏豚


去看樱花。也知道还没有开,只有几株早开的彼岸樱开得零零散散,樱花除了大片,或者大棵,都是没有多大看头的。
于是只好到附近的畜产公园去看猪。

很喜欢猪。是因为在它面前,感觉自己漂亮而有思想。犹如女子出去约会,头一两次往往会带个平凡女友来烘托自己一样。在猪面前,就是这个感觉。虽然书上说,猪有多么爱清洁,多么聪明。
畜产公园主要不是盈利,有着几座山,和大片的草坪。日本的孩子甚至大人,已经很少机会见到动画片以外的真实家畜了。正是春假时候,有年轻的大孩子在打球,也有妈妈们带了小孩子出来沐浴春光明媚。顺便看看猪。

猪,除了叫声,全身都是宝。
中国菜基本就是猪肉为王的。日本也在关东大地震之后,广泛地养殖家猪。野猪是讨口彩的动物,取自“猪突猛进”。那个扁平的大鼻子,发达的背筋,用来挖地找食,力量无穷。在野外,遇到野猪,据说比老虎更加可怕。因为它的一往无前,照面就是猛地拱上来,一般野猪造成的伤亡,主要是大腿内侧的血管破裂,可见力大无穷。野猪的肉色,比家猪红。所以冬天的名菜野猪火锅,被叫作“牡丹锅”。据说荷尔蒙的气味非常之重。

说到力气,想起猪八戒。要不是生得丑些,对于高老庄的翠兰姑娘,实在是情深意重。翠兰还是嫌弃他,可见人的外貌十分重要。人们在求偶时,嘴上说,要有思想,要feeling,其实如果生得猪八戒般,还是不可能接受的。弥补的办法,女人靠化妆打扮来掩盖,男人靠赚钱发达,来声东击西。

猪的嗅觉很灵敏。近年说用猪来缉毒了。觉得很可怜。因为之前听说缉毒的警犬是短命的。要先给它上瘾,再让它去嗅,才会尽心尽力。猪的大鼻子,令它遭殃。想象猪系着颈圈,像个执法人员的样子,在嗅一堆托运行李的神态,十分地可笑,不如警犬的威武。找到了,叫声也是稀里糊涂的“咕噜,咕噜”。
法国菜的一种珍贵蘑菇,长在地下。它的气味,和公猪的荷尔蒙相似,所以人们叫母猪去寻,寻着了,就从它嘴边抢下来,去做成高级料理。母猪渴望爱情,有时飞快地吞下去,也是挖掘蘑菇的一个难题呢。

在畜产公园,先看到一群小猪,挂着牌子说几月几日生,婴儿总是可爱的。皮肤清洁而粉红,短短的吻,尾巴总是卷着。偶蹄类的爪子,跑起来颠颠的,一不小心,就被猪屎滑个倒。摔在地上,光赤溜溜,噼叭作声。
另一个猪舍,几个月前看到的小猪,已经长大,皮肤更加地白,腰身滚圆。有一只猪很讨人喜地过来嗅嗅我,我拿手指头在它背上比划:此处是大排骨,小排骨,肋条,腿精肉,这块绑绑做个火腿蛮好的。你的顺风,咬起来咯吱咯吱作响。------想想好残酷,但是这种被吃的命运,不是它和我所能避免的。
被人养着,就是任人宰割的。比如女人犯贱,丢开一切去跟定一个男人。日后纵然是被卖掉,也不是他不好。只怪你吃了他的饭。
女人,如果手无寸铁,简直就是猪。

兜过去,看到一个个宽敞的成年猪舍。有留种的公猪,长着长长的獠牙,面目狰狞。尤其是棕色的黑猪,更加让我想起猪八戒的外号“黑旋风”。一般的猪,从小阉割。小时候在乡下,见过那个场景。生下不久的小猪,短短的腿,一握一拖,放倒在地上,小猪愣一下,揣几脚,阉猪佬捏住它的小蹄子,刀片对准股间划下去,一点点血,就结束了小猪的红尘缘分。这种东西,也是注定的,小猪不见得有多痛,下地继续去吃糠。
乡下还把阉下来的猪的宝贝,几十个一起用酱油红烧了,作为一道菜。------我想我是没有吃过的。我的弟弟也许吃过。很多年以后的现在,有时我会因此取笑他。

母猪是丑陋的。好象只为生育而存在的一种生物。松弛的肚皮,乳房拖到地上。而可爱的小猪,围着她吃奶的景象,总令我想起“子不嫌母丑”。生育摧残皮肤、头发。母猪的表皮,有一层厚厚的痂皮在剥落,毛发也没有光泽。
母猪即便知道生了十只小猪,其中只有不到一只可以免除被吃的命运,也为了那一只,而不停地生下去。就像母鸡,明明看到自己生的蛋,被人敲敲吃掉了,还是生个不停。
有用才能生存。
看到家畜,总是想到依附的悲哀。

畜产公园还有一些鸡鸭鹅,看到几只白色的“北京鸭”,就是做烤鸭的品种,跟它们说中文“你好!”。它们嘎嘎地叫着,说“祖上的话,我们不懂耶。”

2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去年去长野合宿时,与一帮女生在公园玩,这群女生一看到可爱的小猪,就高兴的要命,拼命的抱起小猪照相,女生在欣赏小猪的可爱,我却在旁边欣赏女生们的可爱。

Julie said...

我还真不觉得猪可爱... 也不愿意去多想,就像我觉得狗很可爱,便死也不会吃狗肉的。但不吃猪肉...可能会饿死的 -___-

somed said...

从猪圈里逛一趟,也能写这么多,佩服得紧。

杨小过 said...

佩服,佩服。
昨天晚上还在想着你。

aki said...

写了这么多,还不都是废话,没话找话。呵呵。改天做个维基百科去。

在中国菜里,猪肉不吃,几乎没什么可以吃的了。

钪凯 said...

哇,我很久没看到活生生的猪了...

Anonymous said...

今天第一次见到了沙尘暴,而这沙尘暴来自中国。
真的好想哭啊,祖国的生态环境已经变成怎么样了啊。

花田

aki said...

慷凯?我念不出头一个字。很害臊。
今天满天黄沙。晚上出去玩,停车的地方有车棚,所以只有我的车是闪亮的。

杨小过 said...

前两天,杭州和宁波竟然下起了黄泥雨。雨水中带有沙尘,所有的汽车都是脏兮兮的,恐怖。

aki said...

为什么中国的环境搞得这么差?有时很为之痛心。
黄沙是很脏的,衣服晒在外面都很恶心。

田中小百合 said...

原來豬的嗅覺都是那麼靈敏,我屬豬的,對周圍的氣味很敏感,好像每甚麼聯系,哈哈。

aki said...

田中小姐好年轻!猪年,是36,不可能,那么就是24。口水。

杨小过 said...

沙尘暴应该是来源于蒙古、宁夏等地的沙漠。由于大量植被减少,导致土地沙化面积不断加大。
环境恶化的来源是多方面的,反正总之一句话就是说不清楚。
我现在定海,呵呵。

aki said...

将来会不会变成撒哈拉沙漠呢。
不是一直在说植树造林的么,没有水,才种不活的缘故?
总之很痛心。

杨小过 said...

还不知道让猪找松露的背后是有这么一个原理的,呵呵。
怪不得有交际花说出“我爱男人,因为我爱松露”的话来,换个角度来想,猪和人没什么分别,欲望当头。

aki said...

杨小过,最近实在没有心思写东西。
好象有点明白你还有疯子为什么忽然不写的心情。
有些想要了结的意思。
还有很多事发生,但又不适合在这里讲。总之觉得很不安定,是在心里面。

杨小过 said...

放在心里不如将给恳倾听的人。
我明天去普陀山,希望能把心里的话讲给菩萨听。

aki said...

是感觉不到爱。
我是需要很深很多爱情的人。现实里面如果欠缺,就会坐立不安。以至于什么都写不出。

杨小过 said...

可惜,我给不了你所需要的那种爱,给你的只是一些无聊的废话。

aki said...

给点废话也已经很感激。现实生活里不曾谋面的人,有这些已经算交情很深。
----又过去了几天。还是感觉不到爱。于是一个字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