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5, 2006

自勉一篇

(谢谢s的照片,画面好象是我们的梦境)
樱花开了。
还不是普遍地开,只有一种早一点的,是枝垂樱(shidarezakura ),顾名思义,长长的枝条垂着,开满簇簇的淡红色花。是江户彼岸樱的园艺种,有单瓣和八重之分。梅花里面,也有这种“枝垂梅”的。好看过一般的那种。种一棵在院子里,年数多点,是可以成为这家的象征的。
我们常说的樱花,染井吉野樱(someyiyoshino),是江户彼岸樱和大岛樱的交配种,据说它的推广,源于江户末期染井村的植木商。
还有很多种,像大山樱(花比较大,粉色也略深),早开的寒绯樱(绯红色),丁字樱(野生种,小花),里樱(“里”是乡村的意思),巅樱(深山的野生种),十月樱(一年两次开花),小彼岸樱,豆樱(白色或淡红,有梨花的风情),山樱(主要分布在伊豆半岛),庭樱(原产中国)...

再说下去,恐怕就有很多近似的桃,梅,木瓜花,花海棠都出来了。
蔷薇科的花,都是这样漂亮。

樱花断断续续地在开起来,每天飞车跑在环状线上,有的人家,门口就有樱花,就会想,那一树粉红的里面,是怎样的人家,怎样的人在生活着。

这段时间,自己只是忙。忙也就罢了,还有小人作梗。很多时候,疲劳打不败我们,心劳却让我们筋疲力尽。
有的时候,一天要跑100公里的路,因为新近多兼了一家代理,离这边好远。只要时间可能安排得下来,我是可以做足一天活的人。只是回到家,一句话不想说,只想写字。
所以blog还是会坚持,只不过盖不住的心情在里面,也未可知。

希望不要受感染而低沉,只望关爱的读者,想想,大家都是一样辛苦,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关口是过不去的。
很多时候,败与不败,只在意念之中。不必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只是人生艰难,不屈才好。
谨以自勉。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ki对花懂得真多

出事时少说话少担心,有拿更多钱的人和辩护士呢

aki said...

嗯,我也尽量离麻烦远些。